神医毒妃

杨十六

> 神医毒妃 > 神医毒妃目录

第1章 鹤染新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东秦,和二十八年,早春。

这一年的冬季很长,已经过了立春节气,却还是在两日前下了一场大雪。

那女儿自此受了大刺激,身子一直不好,成了文国公府的耻辱。

雪积两尺,地冻寒。

白鹤染是被人用针扎醒的,意识恢复的那一刻,只觉四周寒风凛冽,割面如刀。

她很诧异,明明都被人一枪打死了,这怎么又活了过来?明明死时是盛夏,这拍脸的冰霜又是怎么回事?

她的两只胳膊被人反制在身后,双膝跪在厚重的雪层里,耳边传来两个年轻姑娘的声音——

“妄想回府分去大姐嫡女的尊荣,白鹤染,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哼,八年都没能把你给病死,也是命大。”

“但是命再大今日也到了头,二姐,别怪奴婢们心狠,要怪就怪你生在文国公府,要怪就怪你死了亲娘还占着嫡女的位置。”

背后的针扎感又来了几下,她想回头看看,身子却动不了,眼睛也睁不开,就只有意识是清醒的。那两个饶话她每个字都能听懂,连在一起却又不明白。还不及多想,身后又传来一句——

“你去死吧!从今往后,文国公府只有一个嫡女!”

她被人从背后推了一把,前方竟是万丈深渊,该杀的她在坠落一半的时候全身能动,彻底清醒过来。

大量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脑中,伴着巨大的刺痛,她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东秦王朝,文国公白兴言十四年前八抬大轿迎娶番国郡主淳于蓝,次年淳于蓝生嫡女白鹤染,后其兄长夺嫡失败,沦为监下囚。淳于蓝自此郁郁寡欢,原本看中淳于蓝番国郡主地位的文国公府也如临大敌火速休妻,连带着对将将两岁多的女儿也不愿继续抚养。

一妻一女流落街头,数月后,淳于蓝将不到年幼的女儿送回文国公府门口,求文国公白兴言将其养大,然后自己一头撞死在门柱上。

那女儿自此受了大刺激,身子一直不好,成了文国公府的耻辱。

三年前,府上几位姐相继染了风寒,有话传出,白鹤染病气冲,继续留在府中恐过了病气给旁人。于是府上连夜将人送出京城,扔到一个生活在北边县城的旁枝族人家里,名曰养病。

大量信息灌入进来,她惊异之余就只剩一个念头:这是……穿越了吗?

灌耳风声突然终止,山崖见磷,她没摔成肉饼,落入了水潭之郑

白鹤染徒然心惊,却不是惊于山崖下面是一眼温泉,而是惊于她居然落进一个饶怀里。

可惜那人没能接得住她,她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像个铁球似的,从那人怀里滑过一下,然后就咕咚咕哓往下沉了去。

她辩得出扎在背上的针带了毒,也可以很精准的判断出是什么毒,甚至还知道这具身体的原主就是因为这种毒而死。只是如今灵魂换成她,千年承袭的奇异血脉也随之而来,这种毒于她来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到是背后的针扎得浑身难受。

关键不只针扎得难受,她不善水『性』,挣扎间还很不巧地碰到了一个不该碰的东西……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