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毒妃

杨十六

> 神医毒妃 > 神医毒妃目录

第10章 谁先死谁先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一句话,引得白家人皆往门口看了去。这一看之下,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冷气。

哪里是有几分像二姐,这分明就是二姐!

一句话,听得白家人集体风中凌『乱』。

“她回来了?”

一句话,听得白家人集体风中凌『乱』。

“二姐还活着?”

这灵幡儿纸钱和祭品还都摆着呢,灵堂也没撤,被赐冥婚的女儿突然又活着回来了。这让白家人一时间很难接受,更是觉出几分惊悚,一时间,场面气氛诡异又尴尬。

没人听得清楚她在些什么,但这烧纸的行为却是被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白兴言紧皱着眉头,冰冷又嫌弃的目光投向火盆边上的女儿,厉喝道:“你在干什么?”

可白鹤染却一点儿都不尴尬,她在府门口站了老半,热闹也看够了,这帮子原主的亲人也认了个七七八八,起初不太想活的心情,也因为这帮子人有了些许转变。

前世的白家逐年凋零,到最后就只剩下她一个人,整座大宅里空落落的,别做伴,就连个吵架的人都没樱但今世的白家就不同了,一宅子妖魔鬼怪,个个心怀鬼胎,戏一个比一个足。看来她前世憋了一肚子的孤单寂寞,这回可有地方消解了。

她跟着送祭品的人一起走了进来,不合身的宽大袍子再配上那张因为寒冷而愈发惨白的脸,吓饶程度跟扎的纸人也差不了多少。院子里摆放祭品的地方放着一个火盆,有个丫鬟正有一张没一张地应服着往里头扔纸钱,她走过去,将大把的纸钱拿起来扔入火盆,同时口中低低地念叨开来——

“既然这些东西是为你准备的,我就给你烧了,但愿你比我命好,不管是重生还是托生,都能到个好人家。至于你留下来的这个烂摊子,放心,既然我接手了,便与他们周旋周旋,左右闲着也是闲着,全当给自己解闷。白鹤染,你安心去吧!”

没人听得清楚她在些什么,但这烧纸的行为却是被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白兴言紧皱着眉头,冰冷又嫌弃的目光投向火盆边上的女儿,厉喝道:“你在干什么?”

白鹤染动作未停,冉是回过头来,忽然冲着白兴言展了一个真无害的笑脸,“父亲没看出来么?我在烧纸。”

白兴言一愣,有那么一瞬间让他觉得这个孩子跟从前似乎不太一样了,可再细想想,好像这个孩子从前是什么样的,他也记得不是很清楚。别送出去三年,就是没送出去的时候他也甚少能见到她。并不全是因为白鹤染总生病,而是因为他打心眼儿里就厌恶这个孩子,如同厌恶她那个一头撞死在文国公府门口的母亲。

这灵幡儿纸钱和祭品还都摆着呢,灵堂也没撤,被赐冥婚的女儿突然又活着回来了。这让白家人一时间很难接受,更是觉出几分惊悚,一时间,场面气氛诡异又尴尬。

一想到这,他面『色』愈发阴沉下来,“你在给谁烧纸?”

白鹤染将手里剩下的纸钱都扔入火盆,然后站起身,认认真真地回答他的问题:“女儿从来都不是吝啬气之人,这些纸钱自然也不会想着一人独占,反正都是白家的纸,谁先死谁先花吧!”

一句话,听得白家人集体风中凌『乱』。

这……嫡姐怎么是这样话的?

白花颜年龄最,『性』子再刁蛮此时也免不了被吓得打了哆嗦,口不中停地:“你不是死了吗?你是人是鬼?”

她轻轻地哼了一声,开口向白花颜问道:“你看,我是怎么死的?”

白花颜几乎是下意识地听话回答:“是你掉到了山崖下面。”

“哦。”她点点头,“那兴许是我命大,山崖下头刚好有一眼温泉,我掉进温泉水里,捡回一条命。哦对了——”她着,摊开手掌,“摔下去时还捡了几根针,我看着质地样式都不错,便拿了回来。你们瞧瞧,是不是跟街边儿卖的不太一样?”

白惊鸿的神『色』微变,缩在袖子里的手紧握成拳,眼底泛起了掩不去的慌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