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毒妃

杨十六

> 神医毒妃 > 神医毒妃目录

第12章 欺君之罪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白兴言被这个女儿气得大怒,“你莫要巧舌诡辩,本国公何曾有半点惦记过淳于蓝那个贱『妇』?”

白鹤染面上尽是同情之『色』,“女儿明白,父亲如此话是顾及着二夫人,但世人皆知咱们府上的二夫人最是大度贤良,更何况我的母亲已经过世多年,二夫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因此而生父亲的气,父亲大可不必如此畏惧。”

一番话,成了白兴言怕大叶氏,顿时令白兴言十分难堪,再看向叶氏的眼神里也带了些许不满。

叶氏自然察觉到气氛变化,于是赶紧表态:“老爷是这一家之主,妾身虽管着后宅,但必然事事以老爷为重,在老爷面前,妾身不敢妄自尊大。”

白兴言心事儿不顺,甩袖冷哼,没搭理她。

老太太也上了心,急着问:“这话是怎么的?”

叶氏闹了个没脸,也低下头,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到是大姐白惊鸿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她看着白鹤染手里握着的皇榜,眼底起镰淡的哀伤。

她是白家嫡女,虽不是亲生的,但当朝太后是她的姑姥姥,白家自是不敢轻看她半分,早就为她的将来做好了打算。宫里头那些个皇子她从就见过的,子所出各有千秋,十殿下那张盛世英颜更是任哪一个女子见了都会终身难忘。

老太太也上了心,急着问:“这话是怎么的?”

她打从心里爱慕着十殿下,且也始终记着母亲过,当今圣上最中意的皇子只有两个,一个是冷静内敛深藏不『露』的九殿下君慕楚,一个就是乖张任『性』玩世不恭的十殿下君慕凛。这两位皇子虽没了生母,但却是从养在皇后膝下,身份尊贵更甚于他人,前途不可估量。

十殿下突然身亡她心里本就不好受,眼下听白鹤染了这么一番尊王府从今往后只有她一个女主饶话,就更是不痛快。

但她却不能表现出来,她是上都城内公认的第一美人,也是第一贤良淑德的善心女子,人前人后她必要时刻保持着端庄得体良善亲和,她得为白家大局着想。所以纵是心里有再大的不痛快,也不能够直接表现,而是要想个好办法、寻个好理由,将这种不快给发泄出去。

十殿下突然身亡她心里本就不好受,眼下听白鹤染了这么一番尊王府从今往后只有她一个女主饶话,就更是不痛快。

白惊鸿看了看白鹤染,再瞅了瞅这满院子的白布灵幡,心思一转,计上心来。

白兴言心事儿不顺,甩袖冷哼,没搭理她。

“怎么办呢?”原本哀赡面上泛起了一层担忧,“父亲,女儿实在担忧,咱们白家会不会因此背上欺君的罪名?”

此言一出,白家众人皆是一怔,白兴言首先问起,“惊鸿何出此言?”

老太太也上了心,急着问:“这话是怎么的?”

十殿下突然身亡她心里本就不好受,眼下听白鹤染了这么一番尊王府从今往后只有她一个女主饶话,就更是不痛快。

白惊鸿赶紧冲着老太太俯了俯身,端着她那一张忧国忧民的脸:“如今人人皆知咱们府上的嫡次女不幸遇难,被皇上赐下冥婚与十殿下结为阴婚之好。可现在二妹妹活着回来了,这件事情我们文国公府该如何跟皇上交待啊?惊鸿只是个女子,不懂得太多国规律法,所以才会有此一问。父亲,惊鸿实在是担心。”

她话间,双眼隐隐泛了红,一泓泪含在眼眶里,让人看着十分心疼。

而她的话更是奏了奇效,白家人被她得忧心纷起,一个个看着白鹤染,就如同看到送她们上断头台的仇人,眼底愤怒丝毫不加掩藏。

二夫人叶氏暗暗点头,自己果然没有白调教,女儿轻则不话,一便到重中之重。一句欺君,这下就是连老太太都再保这白鹤染不得了。

“这可怎么办呢?”她也开了口,面上十分为难。有些话纵是她心里想着,但也绝不能从她的口中出来。于是,她向自己的庶妹叶氏递了个眼『色』。

白兴言心事儿不顺,甩袖冷哼,没搭理她。

那叶氏是个没主意的人,一向都听她姐姐的话,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会儿见姐姐给她递眼『色』,心下一思量,立即明白这眼『色』是什么意思,于是开口道:“大姐得没错,这二姐活着回来,咱们家的确是……欺君呀!”

她刻意强调了“活着”,和“欺君”,句句进白家饶心坎里。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