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毒妃

杨十六

> 神医毒妃 > 神医毒妃目录

第16章 父亲最大,皇上算老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白兴言这会儿简直里外不是人,一边紧着道歉一边抬手擦汗,同时又给叶氏递眼『色』,示意她赶紧出面解围。

这叶氏是当朝太后的亲外甥女,自幼就常常被召进宫陪伴太后,所以对宫里的人和事要比白兴言明白得多。就比如这江越,虽是个太监,但却是皇上的近侍太监,整日里端茶倒水全程陪着,指不定什么时候不经意的溜出一句话,就能要了饶命。所以这种人是万万不好得罪的。

于是她走上前,堆起笑脸对江越道:“公公言重了,今日家里先是遭逢突变,后又情况反转,这弄得悲喜交加的,老爷一时半会儿还没回过神来。若话里有偏差,还望公公多多海涵。”完,又觉得力度不太够,于是多补了句:“不知太后娘娘近日身子可好?最近家里事情多,有些日子没进宫去探望她老人家了。”

江越看了眼叶氏,心里冷哼一声,也没多给好脸『色』。太后不是皇上的生母,份量也没有多重。

但还是给了几分颜面不再追究文国公做皇上主这个事儿,只是道:“国公爷知道这个理就好,那今儿这个事,您看奴才回宫以后是跟不跟皇上呀?”

白兴言立即明白过来,一边着:“请公公口下留情。”一边示意叶氏赶紧递了一张银票过去。

江越也不避讳,看了看那张银票,面『色』依然不好。叶氏于是又给加了一张,他这才点点头表示满意,告了辞转身走了。只是临出府门时又回过头来:“既然二姐不接圣旨,那咱家就明日再来。明日要还是不接还有后日、大后日,总之这口谕会传到二姐接了为止。国公爷也不用远送了,反正以后见,见多了咱们自然就熟了。”

话完,带着人就走。

但还是给了几分颜面不再追究文国公做皇上主这个事儿,只是道:“国公爷知道这个理就好,那今儿这个事,您看奴才回宫以后是跟不跟皇上呀?”

白家人隐隐觉得,府中怕是要不安宁了。

白鹤染此时正走在文国公府内宅的一条路上,身边没有下人跟着,虽然已经尽可能的搜索原主对这座府邸的记忆,却还是『迷』了路。

白鹤染此时正走在文国公府内宅的一条路上,身边没有下人跟着,虽然已经尽可能的搜索原主对这座府邸的记忆,却还是『迷』了路。

因身染重疾,偌大文国公府里,有太多地方是原主的禁地了。名为嫡姐,可这里,根本算不上是她的家。

白鹤染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往回走。

白鹤染此时正走在文国公府内宅的一条路上,身边没有下人跟着,虽然已经尽可能的搜索原主对这座府邸的记忆,却还是『迷』了路。

前院的人正各自满怀心事的准备散去,一回头,就看到白鹤染在宽大的袍子里晃晃悠悠的又回了来,一时间不明白她这又闹的是哪一出。

白兴言气得脸都青了,“孽障,这里都是你的长辈,回府之后非但不请安不行礼,还揭皇榜拒圣旨,你到是,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

她于人前站定,双臂往身前一环,开口问白兴言:“我住哪儿啊?”

但还是给了几分颜面不再追究文国公做皇上主这个事儿,只是道:“国公爷知道这个理就好,那今儿这个事,您看奴才回宫以后是跟不跟皇上呀?”

白兴言气得脸都青了,“孽障,这里都是你的长辈,回府之后非但不请安不行礼,还揭皇榜拒圣旨,你到是,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

白鹤染摆出一脸的茫然,“我见皇榜上写着我的名字,就以为该是我收着的,所以才揭了下来,毕竟从到大也没有人教导过我这方面的规矩。”你当爹的对女儿不管不顾,什么规矩都不教,出了事就指望女儿自己领悟?

白兴言被她噎得哑口无言,白鹤染的话却还没完,“至于那什么赐婚的圣旨,这婚姻大事自古以来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么?所以我就想啊,我嫁谁那得听父亲和母亲的,无论如何也轮不到皇上来管。”

她到这里突然笑了起来,“有父亲您在,皇上算老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