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毒妃

杨十六

> 神医毒妃 > 神医毒妃目录

第20章 用毒?我才是祖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来人是个老婆子,五十多岁,体态肥胖,一脸横肉。

迎春开口问了句:“王嬷嬷怎么来了?”

被叫王嬷嬷的婆子手里提着个竹篮,脸上的肉颤微微的,笑起来就像个癞蛤蟆,嘴都能咧到耳根子。

“老奴听二姐回府了,这不,赶着就来给二姐问安了。”她走上前朝白鹤染恭敬地行礼,热络地道:“二姐这些年在洛城过得可还好?哎哟,可真是想死老奴了。”

白鹤染看着她,冷笑止不住地溢了起来,“原来是王嬷嬷,多年不见,还活着呢?”

这老婆子她太熟了,原主记忆里对这饶恨几乎不比叶氏少。

这人以前是侍候原主生母淳于蓝的,后来淳于蓝撞死,她还侍候过原主一年多。只是那一年多她过得是什么日子啊?

起初厨下还会按着嫡姐的份例送饭菜来,结果却悉数落入这老婆子的口中,原主只能吃对方吃剩的。如果不幸什么都没剩,就只能饿着。

后来二夫人入府,这老婆子迅速巴结了过去,原主也从那时起开始常年累月的生病。

如今想想,就是这老婆子总将原主按在床榻上躺着,不停地向原主灌输她生了重病的概念,然后一碗一碗的汤『药』端给原主喝,渐渐地,原主就真的病了。

王嬷嬷冷不丁儿地被白鹤染怼了这么一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下意识问了句:“姐什么?”

白鹤染笑了,是啊,可真是好,一出接着一出,这架式是不把她弄死,绝不罢休啊!

白鹤染冷哼,“活着是活着,人却是没有从前聪慧了。没什么,就是有点想念从前王嬷嬷端给我的那些汤『药』,若有机会再来一碗,到是想让王嬷嬷你也一起尝一尝,酸酸甜甜的,可都是好『药』材呢!”

王嬷嬷一哆嗦,难以置信地向白鹤染看去,只觉这个被她拿捏在手的柔弱姐好像跟从前不一样了。身板挺得直溜溜的,下巴向上微扬着,一双眼睛如古井般深邃难测,此刻盯向她,竟似能透过她的身体,看穿她心中所想的一牵

这也太邪门了。

王嬷嬷将那张挂满横肉的脸沉了下来,“迎春姑娘这是在质疑二夫饶决定?”

王嬷嬷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地不去看白鹤染的眼睛,也不再假意寒暄,直奔自己来这处的主题——“二姐笑了,老奴今日过来是给二姐送花瓣的。”她将手里提着的竹蓝捧到身前,“府上的姐们沐浴都是兑着花瓣的,这不,二夫人差遣老奴赶紧把这些花瓣给送过来,特地挑了珍奇的品类,绝不会委屈了二姐。”

白鹤染看向这些花瓣,眉稍轻挑。

七『色』堇、合欢、首颜花、马樱丹、海金沙。

白鹤染看着她,冷笑止不住地溢了起来,“原来是王嬷嬷,多年不见,还活着呢?”

植物本身没有问题,还都是稀罕之物,但放到一起再一遇热却能起到奇效。人泡过之后,不红不肿,不伤不痛,可就是奇痒,痒到钻入心,蚀进骨。

含香在边上帮腔:“夫人待二姐可真是好。”

白鹤染笑了,是啊,可真是好,一出接着一出,这架式是不把她弄死,绝不罢休啊!

目光又投到王嬷嬷身上,叛主的奴才还能活到现在,命也是够长的。

“劳母亲费心了。”她示意含香,“将花瓣兑到水里吧,可别辜负了母亲的一番心意。”

王嬷嬷眼看着含香将那些花瓣都兑进水里,这才放了心,紧跟着又道:“那让老奴亲自侍候二姐沐浴吧!二夫人了,姐刚回来,怕身边的丫鬟太年轻,『毛』手『毛』脚的侍候不好。”

迎春听着这话忍不住反驳道:“我连老夫饶沐浴都能侍候,会『毛』手『毛』脚?”

王嬷嬷将那张挂满横肉的脸沉了下来,“迎春姑娘这是在质疑二夫饶决定?”

“你……”

“好了。”白鹤染沉声开口,“就按王嬷嬷的,让她来侍候,你们两个到门外守着。”

王嬷嬷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地不去看白鹤染的眼睛,也不再假意寒暄,直奔自己来这处的主题——“二姐笑了,老奴今日过来是给二姐送花瓣的。”她将手里提着的竹蓝捧到身前,“府上的姐们沐浴都是兑着花瓣的,这不,二夫人差遣老奴赶紧把这些花瓣给送过来,特地挑了珍奇的品类,绝不会委屈了二姐。”

“姐。”迎春不放心,“让奴婢跟王嬷嬷一起服侍吧!”

王嬷嬷将那张挂满横肉的脸沉了下来,“迎春姑娘这是在质疑二夫饶决定?”

“不用,出去。”白鹤染抬步走了开,绕过屏风走到浴桶边,利落地褪去宽袍,毫不犹豫地浸入水里。

用毒?

我才是祖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