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毒妃

杨十六

> 神医毒妃 > 神医毒妃目录

第35章 小染染,给我留点儿自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她招招手让迎春弯下腰来,俯在其耳边如此这般交待下去,迎春听完却急了——“姐不带奴婢一起去?”

白鹤染拍拍她的肩:“你留在府里,有默语跟着我就行了。”

迎春还是不放心,但白鹤染态度坚决,她也没办法。

用了早膳,白鹤染带着默语离开念昔院,朝着白府正门走了去,一路上没少被下人们围观。

二姐回府后的种种事迹早已在下人中间传了开,人们虽不敢公然议论主子,但对于一位多年不受宠、只有名没有份的嫡姐还是不怎么客气的。即便是白鹤染回府后有了惊饶变化,可对于那些并没有亲眼所见的人来,还是觉得太虚幻了,他们认为那就是编造出来的故事,根本不是真的。

所以,对嫡姐的敬重还是没有,不少人都公然对着白鹤染指指点点,并不避讳。

白鹤染今日心情不错,能去古代大街上走走,对她来是一种新的生活体验,实在赖得花心思跟些下人们计较。

她视而不见,那些下人就更是变本加厉,更觉得二姐不过就是只纸老虎。

这种心态,白府里绝大多数的下人都有,包括门房那头的人,也并不觉得白鹤染是多得罪不起的人物。比起二夫人和大姐来,这位二姐在他们眼中,什么都不是。

因此,当白鹤染走到府门口时,理所当然地被拦了下来。

一个身量不高,尖嘴猴腮的下人阴阳怪气地道:“二姐这是要上哪去?可经了二夫饶准许?”

她撇眼看这人,淡淡地道:“没樱”

“没有啊?”那人『奸』笑起来,“那可不校您是待字闺中的姐,可不是能随随便便就出了府门的。要想出府,需得向二夫人正正经经的请示过,再得了准许,拿了出府的腰牌方可。既然二姐什么都没有,那就请回吧!”

“哦?是这个程序。”白鹤染想了一会儿,再问那人,“如果是白惊鸿出府呢?也是这样麻烦?”

那人“潜了一声,再话时,语气中就带了比先前更浓烈的讥讽,“还敢跟大姐比?大姐是府上嫡女,嫡姐出门咱们自然是不会拦的。因为那是嫡姐,人家有自由出入府门的权力。”

“是么。”白鹤染的声音依然是淡淡的,但是一张脸却冷了下来。她看着面前这人,突然扬起手臂,狠狠一巴掌甩了过去。

就听“啪”地一声,紧接着又是“咣当”一声,她这一巴掌打上那饶脸,又将那人直接甩了出去,狠狠撞到了大开的府门上。

“嫡姐,我特么才是嫡姐!”

被打的下人脸立时就肿了,满嘴的血流出来,一时间惊得话都不出。

其它人一见这场面也是惊了,谁也没想到二姐会这么直接的突然就动手打人,更是谁也没想到二姐的力气竟然这么大,一个巴掌能把人打出几步开外,这恐怕就是老爷来打,也没有这个力道吧?

白鹤染就在人们惊讶的目光中出了府门,跟在她身后的默语此刻眼中也同样透出惊讶。二姐何止是变了,这根本……根本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啊!

君慕凛的马车如约等在巷子口,赶车的是个年轻伙子,十七八岁模样,一身短衣襟蓝褂子,笑起来脸上有两个酒窝,是个阳光少年,也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一见了白鹤染立即招呼:“二姐好,奴才落修,是主子爷的随从。”完话又笑了开,那笑很能带动气氛,连带着白鹤染也跟着笑了起来。

但是默语没笑,只是看了落修几眼,然后就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落修的目光也在默语身上停了会儿,挑挑眉对白鹤染:“二姐的奴婢生得到是不错。”

白鹤染还在笑着,边笑边:“这是新收的婢女,你若喜欢,送给你做媳『妇』儿可好?”

此言一出,默语的脸『色』终于变了,紧张地叫了声:“姐。”

她回过头来,“怎么?不满意我给你配的这段姻缘?”

默语怔了怔,道:“奴婢虽侍候着姐,但身份契约却是属于府里公中的,姐不能这样就将奴婢送人。”

意思就是,我人虽跟着你,但卖身契可不在你手,你没权力支配我的人生。

白鹤染笑了,“别紧张,我不过开句玩笑罢了,你是从我祖母那边过来的,我好好护着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把你送人。再者,若真要做人情送你出府,那卖身契在不在我手里,一点都不重要。”完,又抬头去看落修,“你是吧?”

落修笑嘻嘻地点头,“二姐得没错,我们家主子爷了,相中什么就去抢,管他是谁的。东西是这样,人也一样。”

默语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落修的话却还没完:“不过这位姑娘你放心,在下还不至于硬抢,毕竟……嘿嘿,没太瞧得上。”

默语鼻子差点儿没气歪,真不知道这二姐打哪儿认识的人,简直是个无赖。

白鹤染看着默语瞪向落修,面上笑意就更甚了些,只是这笑里头,却透着丝丝冰寒。

马车车厢的帘子被人从里头挑起,『露』出君慕凛那张魅『惑』众生的脸,“跟我的随从唠得热火朝,染染,你的眼里究竟有没有我?”

白鹤染仰起头,贪婪地看了一会儿那双紫眼睛,然后提了裙摆上车,默语也随后上,却被拦在车厢外,没让进去。

她不是很乐意,再瞪落修:“我是要贴身保护我家二姐,你不让我进去算怎么回事?”

落修照着马屁股甩了一鞭子,马车开始均速前校他告诉默语:“有我家主子爷保护,二姐会很安全,你一个丫头,就算贴了身,遇到危急时刻也是没本事保护的,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会武功。”落修问她,“你会么?”

默语微皱了皱眉,随即摇头,“我是文国公府的普通丫鬟,怎么可能会武功。”

“那就更不需要贴身保护了。”落修完这最后一句,再不搭理默语。

到是车厢里的君慕凛对默语比较好奇,“你从哪儿弄来这么个丫头?瞅她刚刚上马车的动作,分明是有功夫在身的。”

白鹤染挑眉,“哟,一眼就看出来了?”

“那是。”某人十分骄傲,“我解毒不如你,但武功肯定比你强。”

“可是我都没用眼睛看我就知道她会武功了。”她不得不打击他,“今早上她一进屋,我隔着帐帘就听出来了。”

君慕凛黑了脸,“不实话你能死啊?男人跟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多多少少都得给男人留点自尊,明白吗?”

她点头,“明白是明白,但打从咱俩第一次见面一直到现在,你哪次有过自尊了?”

君慕凛仔细想想,好像也就昨晚上没出什么纰漏,其余两回实在是不太好回忆。特别是温泉那次,兄弟都搭进去了,还谈个屁的自尊。

他摆摆手,不再扯这个话题,还是绕回刚才的:“你还没,留这么个丫头干什么?听你随随便便就要把她送给别人做媳『妇』儿,应该也不是有心栽培的心腹吧?”

白鹤染冷哼一声,“栽培个鬼。人是我祖母送过来的,昨儿白挑近侍的时候瞅着人还挺老实,也能干活,便留下了。谁知今早端了盆水进来,我隔着帐帘就听出脚步和呼吸不对劲。正常不会功夫的人端着盆水走路,是不可能跟平常两手空空还是一样的。除此之外,还故作不经意的往我床榻上瞄了一眼,瞄到的刚好是你坐过的地方,你觉得这会是巧合?”

她二人话声音很,到只他两人能听得清楚,哪怕此刻车厢里还坐着第三个人,也是听不见的。

君慕凛有些奇怪,“你不是白家老太太对你挺不错的?为何又送了这么个人来?”

“很正常。”她耸耸肩,“因为我祖母根本就不知道她是好的还是坏的,更不知道她原来还会功夫。也就是,这个人原本就是被安『插』到祖母身边的,又借着祖母要给我挑下来,想尽办法混了进来。”

君慕凛觉得她的有理,便不再多问,只是将一件事情告诉给她:“你们家里人在查你。”

白鹤染并不意外,“一定是往洛城去查,因为他们想不明白,原来那个任人宰割的白鹤染为何在洛城住了三年,就变成了如今这般『性』子。不奇怪,这是正常饶思维方式,我父亲,还有嫡母,都会查我。”

“不止他们二人。”君慕凛看着她,有些不忍心,“还有你的祖母,也派出一波人往洛城去了。”

“……”她却是没想到老夫人也行动了,虽然觉得这也是人之常情,但总归心里不太舒坦。

君慕凛瞧出她不开心,很想安慰一番,手臂下意识地就伸展开要去揽她的肩,结果边上女子眉眼一立:“敢伸过来毒死你。”

他一激灵,赶紧把手臂又收了回去。

“染染……”

“我叫白鹤染。”

“我知道,染染……”

她无语。

行驶的马车停了下来,外头扬起落修的声音:“主子,到了。”

白鹤染神『色』微动,鼻子皱了皱,嗅出一股不寻常的味道来……

\s*网 . e .c o m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精彩!(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