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毒妃

杨十六

> 神医毒妃 > 神医毒妃目录

第39章 花式抗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江越不解,“圣旨怎么还有不敢接的?”

迎春苦着一张脸继续:“我家姐一向最孝顺,特别是对老爷,那可是掏心挖肺的好。但是咱们文国公府的情况,想必公公也略知一二,如今府里的当家主母不是二姐的亲娘,偏偏二姐还担着个嫡女的名头。句逾越的话,这已经很不招人待见了。府里现在事事都以大姐为主,主母又是太后娘娘的亲侄女,老爷在主母面前已经低人一等,日子过得实在有几分窝囊,若二姐接了圣旨得了十殿下这样的良配,那主母肯定得给老爷脸『色』看,老爷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迎春到这,还像模像样的抹了把眼泪,“公公有所不知,现在就是连府里的老夫人,过得都很是艰难,处处要看主母脸『色』。虽然文国公府姓白,可是家里原本的主子就跟寄人篱下一样,让咱们这些做奴才的看着都心酸。”

江越是什么人啊,从在皇宫里长大,什么戏码没瞧过?什么鬼话没听过?迎春这演技他一眼就瞧出是怎么回事了,心下对迎春的主子白鹤染更加叹服。

这位二姐真是……花式抗圣旨啊!这股子瞪眼儿瞎白话的劲儿,跟十殿下简直如出一辙。如此佳偶,将来要是不凑成一对儿,老爷都得觉得屈得慌。

他觉得自己必须得配合着白鹤染把这出戏给唱下去,这是人家给他划出的道道,他如果连这点事都办不好,哪还有脸再来传旨。既然是求着人家接圣旨,不做出些努力是不行的。

真是下之大无奇不有,当了这么多年太监头一回遇着这种事,圣旨还有求着别人接的,这话传出去皇上的脸都得没地方搁。

罢了罢了,为了十殿下那活祖宗,什么活儿都得干哪!

于是江越也往脸上抹了一把,同情的表情一下就表现出来:“文国公竟是这样可怜啊?唉,从前真是误会文国公了,没想到他在这个家里根本就做不了主。也是有太后的侄女在,他哪里抬得起头啊!”

迎春一看有门儿,赶紧继续卖惨:“谁不呢!所以咱们二姐是真的不敢接这道圣旨,不然府里老爷和老夫饶日子可就没法儿过了。公公,我们家主子,可怜啊!”

江越连连点头,“咱家明白了,全明白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二姐真是个孝顺的孩子啊!”

他感叹了一番,带着身后一溜太监走了。

迎春抬起袖子把脸上的泪擦干净,心里又狠狠地把自家姐给佩服了一把。能把宫里人都给玩儿得团团转的,这底下怕是只有一个二姐了。兴许是过去被欺负得太狠了,如今翻身抵抗,力量就更加强大。

迎春想,也许用不了多少时日,二夫人就要倒霉了。

锦荣院儿那头早已经散了,二夫人带着叶氏回了福喜院儿。今儿个白惊鸿借口身子不爽,没过去给老夫人请安,实际上是昨儿受的气还没过劲儿,叶氏怕她万一再被白鹤染给气着,当场失了态就不好了,这才让她留在自己屋里。

白花颜偷懒也跑了过来,女责女训才抄了五遍不到,离百遍还早着,她的手就已经酸得几乎抬不起来。

本来是想跟白惊鸿面前装装可怜讨些好处的,可没成想今日白惊鸿非但没好言好语地哄劝她,反而甩了她一巴掌。

叶氏和叶氏进屋时,白花颜正坐在地上哭,就像个要不到糖吃的街头破孩儿,一点贵族千金的气度都没樱

叶氏一进来就皱了眉,赶紧上前去扶她,却被白花颜狠狠地推了开——“你离我远一点!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妾,也有资格扶我?”

叶氏僵在当场,脸『色』难看得不校

白惊鸿轻蔑地看了这娘俩一眼,转身回了里间。

叶氏今日也是一肚子火,或者,打从白鹤染回来,她哪一都是一肚子火。但她总不能看着白花颜在自己屋里撒泼,于是走上前,弯腰虚扶了一把,尽可能语调轻柔地:“好孩子,快起来。”

白花颜很听叶氏的话,乖乖地就起了来,然后扯住叶氏的袖子哭哭啼啼地:“母亲是不是不喜欢花颜了?自从那个贱人回府,就什么好处都让她捞了去,听母亲也给她备了很重的礼,巴巴的送了过去。母亲,你也忌惮那个贱人吗?”

叶氏的火气又往上窜了窜,“没有,只是看在你祖母的面子上,送了些东西给她,就算是对辈的一份关怀。”

“祖母何时也有这么大面子了?”白花颜疑『惑』地提了一句,但焦点并没有停留在这上面,而是立即又拐了弯儿道:“那母亲不关心花颜么?花颜这几日抄书,手腕都快断了。母亲你看,都是那个贱人害的。”

叶氏看着白花颜的手腕,心下一转,一个主意就转了上来。于是笑着对白花颜道:“母亲当然是向着我们花颜的,你姨娘同我是亲姐妹,在我心里,你的份量跟惊鸿是一样的。”

“真的?”白花颜惊喜地跳了起来,“那……”

叶氏懂她的意思,“你也不了,往后也该多随你大姐姐一起走动走动,脸面上总得过得去。回头我着人给你打一套彩玉头面,再做两套新衣裳备着,可好?”

白花颜忙点头,“好,好,多谢母亲。”

叶氏抓着她的手,很是语重心长地:“我们花颜是个懂事的孩子,现在你二姐姐也回来了,同为姐妹,以后要多多走动,常来常往,慢慢的关系就近了。明儿就叫先生恢复讲学,你们就一块儿听学吧!”

白花颜听要跟白鹤染一起听学,又不乐意起来。叶氏瞧了,眼底又『露』出笑意,嘴上却劝着:“刚你懂得,怎么一提到你二姐姐又不高兴了?你二姐姐从没读过书,比不得你们懂得多,你就算是最的,也跟着先生学了三年,可万万不能因为她及不上你们就去欺负,懂吗?”

白花颜眼珠一转,及不上她们?对哦,一个一书都没读过的贱人,如何能跟她们学到一起去?非要一起听学,那就只有丢人现眼的份儿。到时候被先生骂,可就不关她的事了。

听到叶氏的话,坐在里间的白惊鸿眼睛也是一亮,心里也舒坦了许多。

她主动走出来,拉过白花颜的手,“好了,别在这里扰了母亲,你还是得继续抄书。走,我陪着你。”

白花颜乐呵呵地跟着白惊鸿走了,屋子里就剩下叶氏姐妹。

叶氏很怕她的姐姐,虽然刚刚她已经看出叶氏是在利用她的女儿去对付白鹤染,可是她不敢。一方面心疼女儿,一方面又不敢得罪姐姐,叶氏的心情十分煎熬。

叶氏似看出她的情绪,沉着声开口警告道:“你不过是我叶家一个不得宠的庶女,父亲早逝母亲当家,你觉得一个庶女落到嫡母手中,会有好出路?我当年是看你还算老实听话,这才抬举你跟着我一起嫁过来。可若有一你连老实听话这点可取之处都没有了,那我也就没必要再把你留在身边。你是吗?”

叶氏心一慌,直接就跪到她姐姐面前,“妹妹愚笨,虽然许多事情办不好,但一定会听姐姐的话。姐姐待我有大恩,我一辈子都会听姐姐的话,五姐也一辈子都是姐姐的亲女儿,我们都会听话的。”

叶氏看了她一会儿,面『色』终于缓合下来,“你们是我的至亲之人,我总不会害你们。只要踏踏实实的跟着我,替我做事,我断不会亏待花颜。”再想想,又问道,“老爷多久没去你房里了?”

叶氏:“快三个月了。”

叶氏叹气,“你怎么就不能学学红氏那个妖精?罢了罢了。”她挥挥手,“你回去吧!近几日我会和老爷,让她往你房里多走动走动。你还年轻,要是能再给老爷添个儿子,这座文国公府里,可就再没人赶蹬鼻子上脸,欺到我们头上。”

叶氏走了,直到走出老远才终于松了口气。生儿子,她就算有那个福份,生出来的儿子也轮不到她养。归根结底,儿子是帮她姐姐生的,而她的姐姐,将来也绝不会将府里的荣华富贵给了她生的孩子,这座文国公府,早晚都是白浩宸和白惊鸿的。

白鹤染回府时,已是下晌申时。门房的奴才因为早上挨了她一巴掌,这会再也不敢多话,低着头将人迎进了府门。

君慕凛的马车就停在巷子口,看着白鹤染进了府门,这才让落修又往前凑了凑。

他将车帘子掀开,身子坐到车厢外头来,盯着文国公府看了好半。落修问他:“主子,是不是越看越不顺眼?”

君慕凛点头,“恩。”

“那要不……拆了吧!”

他看傻子一样看着落修,“拆完了二姐住哪儿?”

“接到尊王府住去啊!这不是水到渠成的事儿嘛!”

君慕凛一巴掌拍他头上,“要这么整,那本王这番心思岂不是白费了?两国交战,你见谁上来就拆皇宫抢公主的?那样就失去了战争的乐趣,得一座城一座城地夺下来,才是对敌方老大心里防线最强烈的摧毁。”

落修抽了抽嘴角,也就你这种战神敢这么吧!换了别人,巴不得直捣皇宫,谁乐意打仗啊?

“那咱们接下来做什么?”落修请示。

君慕凛想了想,“进宫,问问江越今儿文国公府是怎么的。”

\s*网 . e .c o m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精彩!(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