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毒妃

杨十六

> 神医毒妃 > 神医毒妃目录

第97章 二夫人,你的心太狠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君慕凛都被叶氏给气乐了,“是有点儿聪明啊!”继而耸耸肩,“可是有什么用呢?同样的话,从你口中出来,和从我们家染染口中出来,那可是完全不同的。染染早晚都是皇家的人,她不管什么,关起门来都是我们君家自己的事。你呢?你算什么?”

叶氏身子打晃,脸上原本就被白兴言打得火辣辣地疼,这会儿似乎更疼了。就感觉不管是十皇子还是白鹤染,每一句话都相当于在她上打一巴掌,打着打着就打肿了。

白鹤染看了一会儿眼前的叶氏,再冲着白兴言淡淡开口:“父亲刚刚的提议我没有意见,至于诛九族一事……十殿下,如果叶氏被我父亲送回娘家,她犯的错就跟白家无关了吧?”

君慕凛点点头,“回了娘家就是娘家人,就算要诛九族,也是诛叶家九族。恩,白兴言,你这个不休妻但送回娘家的主意,本王还是很认可的。”

白兴言一脸苦『色』,这话的,真把叶家给诛了,这个妻休不休还有意义吗?

“行了行了。”君慕凛有些不耐烦,“诛谁家你们自己了算,当务之急是要先把我们染染的『药』楼给盖起来。”

白鹤染纠正他:“不是『药』楼,最多算个『药』屋,有一间房子那么大就够了。”

“再也是动了土木,马虎不得。本王今儿出门时特地翻了黄历,正是适合动土的日子。”他吩咐白兴言:“让你府上管家去划块地方。”

白兴言没等接话呢,老夫人话了:“管家刚被打了五十板子,估计已经爬不起来了。”

白兴言一愣,一时实在想不起来管家因何被打。不过眼下他已经顾不上这种事了,赶紧冲着厅外大声喊:“元赤,你去!”

很快地,君慕凛带来的工匠走得一干二净,都跟着元赤往念惜院儿那头去了。他便又腾出来工夫调教白兴言:“文国公,本王今儿就把话给你摞这儿,在你们这府上,我们家染染要是过得不痛快,本王就也让你不痛快;我们家染染要是过得不开心,本王就也让你不开心。总而言之呢,你怎么对我们家染染,本王就怎么对你。想过好日子还是孬日子,完全取决于你自己。另外,江越那事儿本王还得提醒着你,主动点儿,上宫里头跪着去,别等父皇找你,那可就显得太被动了。被动不好,容易被诛。”

白兴言一激灵,去宫里跪着啊……真是要了命了。江越那太监让皇上养得跟半个儿子似的,皇上的儿子被太后的侄女欺负,这个辈份排起来应该怎么算?叶氏还得是长辈吧?这长辈欺负辈,好不好听啊。

“多谢殿下提醒,臣一会儿就去宫里跟皇上请罪。”他狠狠地瞪了叶氏一眼,想也让叶氏进去请罪,但又怕叶氏再惹事,更怕一起进了宫万一太后再追究起来,他两头不是人。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就又咽了回去,只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十皇子这尊瘟神赶紧走。

好在这次君慕凛没让他失望,该的也了,该做的也做了,最主要是该见的人也见了。他美滋滋地由白鹤染送着,出了文国公府的大门,尊王府的车撵开动前还特地掀了车帘子笑嘻嘻地:“染染,明儿我再来看你。”

白鹤染到没什么,白兴言眼前又黑了黑。明儿还来啊?

终于,瘟神走远了,白鹤染转身往府里头走,一边走一边扬了声问跟在后头的白兴言:“十殿下是走了,接下来父亲是不是该送送二夫人?当然,我也就是这么随口一提,要不要送走还得父亲您了算。夫妻嘛,本就该同生死共患难,父亲当年没能跟我的母亲同存亡,如今年岁大了或许更懂事了,也有可能想要跟二夫人共一共患难。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也不拦着,等着一起被诛就完了。”

白兴言现在听不得这个“诛”字,特别是从这个女儿口中出来,就更让他憋气。

他强忍着没有在府门口发怒,直等着下人将府门关了,一众人都走到院子中间了,这才突然大喝一声——“你给我跪下!”

人们一愣,白鹤染的脚步也停了,却转过身来冲着叶氏道:“父亲让你跪下。”

老夫茹点头,“是该跪下。给我们文国公府惹出这么大的祸事,你还想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叶之南,我们白家哪里对不住你,你竟在这种时候如此落井下石?”

红氏也抹起眼泪,哭得风情万种,“今日真是太险了,若不是看在二姐的面子上,我们所有人怕是……怕是都要跟着没命呀!可怜了四姐和少爷,你们大舅舅还将来把家产都留给你们,这要是没有二姐的颜面在,那真是金山银山摆在眼前都没命花。二夫人,您怎么如此狠心?呜……”

红氏哭得白兴言心又『乱』了,看着美妾梨花带雨的模样,他心疼得不校特别是红氏还提了一句红家大老家的家财,更是让他阵阵后怕。

想想刚才还真是惊险,那十殿下喜怒无常,从他嘴里出来的话绝对不是闹着玩儿的。别看文国公府是世袭的侯爵门户,可那个混世魔王要是给诛了,放眼整个东秦,还真没谁敢替白家上半句话。

他刚才那句“跪下”可不是对叶氏的,他是想让白鹤染跪下。可眼下他改主意了,再不提让白鹤染下跪一事,而是将目光投向叶氏狠狠地冷哼一声。

白蓁蓁挽着白鹤染的胳膊,声道:“父亲太不要脸了,刚刚他明明是想让你跪,结果我姨娘一哭他就反了水,立场真不坚定。”

白鹤染挑挑唇角,“看着吧,咱们亲爱的二夫人也要哭了。”

果然,叶氏的眼圈通红,眼眶子里已经蓄满了泪水,她在院子里跪了下来,抽抽嗒嗒地了句:“老爷,妾身有错,妾身对不起老爷,对不起白家。呜……”叶氏真哭了。

然而,哭是真的,认错的心却是假的。

这是叶氏以退为进的策略,聪明如她,已经知道自己因为白惊鸿的事情烦心,在情绪失控下做出了难以弥补的错事。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再像从前一样,一味的用叶家和太后来压制白兴言了,必须以退为进,先低头后抬头,才能给自己争取一线生机。

她没红氏好看,哭不出红氏那般柔情,但一向高傲如她,突然放下身段来当着这么多人下跪,也是让白兴言生出了不少感慨。

叶氏挂着满面的泪跟白兴言道歉,之后竟又把话题转向了白鹤染那边,她问白鹤染:“阿染,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有的话你就出来,咱们把话都开,开就好了。一家人是要和和睦睦的,不该总是这样剑拔弩张。你是吗?”

白鹤染笑了,“别闹,我跟你能有什么误会,再者,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是你自己得罪了江公公,这个江公公的连带关系是皇上,所以才生出了后续的这些事端。您要是真觉得委屈,不如进宫去求求吧,看太后那边能不能帮你话。当然,这些都是你们叶家的事,我们白家就不跟着掺合了。”

她往前走了两步,到了叶氏跟前,“刚才父亲怎么来着?先把您送回叶家住上一阵子是吧?那就请吧,别再赖着了,挺难堪的。”

叶氏被堵得一点儿退路都没有,终于再一次深刻地认识到她是不过白鹤染的,同时也惊讶地发现,这白鹤染如今竟变得跟那个混世魔王十殿下那么的像,简直一个比一个不讲理。

于是她不再试图从白鹤染这里寻求突破,转而去攻白兴言那头:“老爷,妾身知道错了。”

可白兴言也摇了头:“祸是你自己闯下的,跟本国公哭也没用,一会儿本国公也得进宫去跟皇上请罪,我尚且自顾不暇,如何能管到你?”

“那惊鸿呢?我走了惊鸿怎么办?”叶氏知道自己还有一个杀手锏,“老爷惊鸿是我们全部的希望啊!难道您忘了自己的宏图壮志?忘了曾经发过誓,要让文国公这个爵位在您的手中发扬光大、再现先祖之威?”

白兴言深吸一口气,是啊,他还有宏图壮志,还有无限光明的未来,绝不能断送在这里。

“老爷。”叶氏知道,白兴言犹豫了,惊鸿这个杀手锏果然有用。于是赶紧趁热打铁:“妾身可以回叶家去,也必须回去,因为只有回去了才能把我们的惊鸿救活。求老爷好好照顾她,妾身这就走,回叶家,再进宫去求姑母,请她派出最好的太医来为惊鸿治病。老爷,妾身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帮着老爷完成您的心愿,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她这话完,人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双环跟着叶氏一起给白兴言和老夫人都行了礼,然后搀扶着叶氏,一步一步走出文国公府的大门。什么都没有带,也没有再去风华院儿看望白惊鸿。

白兴言知道,叶氏这不是回叶家,而是要进宫,去老太后跟前搬救兵了……

\s*网 . e .c o m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精彩!(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