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毒妃

杨十六

> 神医毒妃 > 神医毒妃目录

第1310章 女君出征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1307章 女君出征

没有人会愿意让自己的势力里有一个家族的存在,即使他们真的是家族,也必须打散,必须摒弃从前那种以家族为中心的观念,一切重新来过,一切从头开始。

白鹤染挺满意这个结果的,呼元家族的人还算识趣,也还算有良心,有了这么一个大家族的助力,她的生死堂几乎可以立即步入正轨投入使用了。

当然,她依然是那个一切以阴谋论为出发点的白鹤染,依然不会轻易相信这世上任何一个人。所以,呼元家族的人除了子嗣上的惩罚之外,还被她下了一个忠心侍主的毒,或者是一个忠心蛊。只要他们还活着,就一生一世必须忠于白鹤染一人,绝对不会背弃。

回程的路上,她反复地想为何当年白家先祖没有将这个时代的事情写入宗籍。想来想去便觉得很有可能进入这个错乱的时空就是个意外,可能来到这里的时间很短,正巧被呼元家的先祖给赶上了。之后白家先祖回到自己的时空,便觉得这一场时空变换太过荒唐,没有必要讲给后人增添烦恼,这才没有留下任何讯息。

当然,这一切也只是她的猜测,具体为何她也不知。总归这世上并没有听除了呼元家族以外还有擅使绝毒之人,以此判断,先祖在这个时空停留的日子应该是很短暂的。

也不知这个时空是有何魅力,又或是磁场与前世那个时空有相近之处?不然为何白家先祖和风家先祖都会到这里来?还有她和阿珩,还有卿卿,都跟这个时空有了瓜葛?

有些事是百思而不得其解的,时空之事,她永远都想不明白。

罗夜归属东秦,对于罗夜百姓来没什么不好接受的。罗夜百姓特别想得开,他们觉得罗夜本来就是东秦的属国,一切都仰仗东秦,基本上就是靠东秦的保护过日子。那与其中间还隔着个罗夜国君,显得他们跟外人似的,不如直接就归东秦得了,也省了中间国君赚差价。

何况这两任国君还不消停,明明就是附属的臣国,你你老老实实的岁贡,时不时上东秦皇帝面前几句好听的话,讨讨人家欢心多好。你不,你偏偏整个什么国师毒医,隔三差五就跟东秦炫耀一下多么厉害,让东秦知道知道你也是不好惹的。这不是吃饱了撑的么!

好么,一个呼元蝶死了,又整个呼元奉去。姑姑都死了,侄子能牛到哪去?简直就是自不量力。所以他们对于罗夜被东秦人和歌布女君给拿下,那是一点儿异议都没樱

特别是有人了,歌布女君就是东秦那位赐公主,芭啦芭啦一大堆赐公主的事迹往出一,罗夜缺时就想,这怎么不早点儿来收我们呢?早收早扩疆土啊,这让他们等的,真是替你们东秦着急啊!

歌布女君回朝,呼元家族人全部交给炼光和冬雪,呼元奉则被她留在了身边,跟大卦师巴争并称为左右国师。巴称为左,呼元奉为右。

歌布人觉得很新鲜,以前只听过左右丞相,没听国师也分左右的。不过一朝子一个规矩,女君愿意这样分,他们也没什么好不能接受的。

就是这个造化真的是弄人啊!好好的一个罗夜国师,月夕的时候还跑到歌布来装13呢,这才不到两个月,居然就又到歌布俯首称臣了,实在是想让他们不笑话呼元奉都难。

好在呼元奉这人脸皮厚,也不怕笑话,确实是他自己把脸给丢没了,那笑话就笑话去吧!左右躲不过这一遭,等这些人都笑话够了,他的日子就也能过得消停了。

就是他还有点儿担心,罗夜好不容易拿下来的,白鹤染却把一个比歌布还要大的国家,给就给了东秦,这歌布国的人能干么?

事实证明,歌布人干,非常干!

他们很聪明,白鹤染就这么坐到歌布女君的位置上,东秦那头就算靠山再强大,肯定也是会有微词的。他们这回不是为歌布想,完全是为了女君这个人想。他们想让女君在东秦人面前有面子,所以送个罗夜过去就相当于堵那帮饶嘴。

何况收那罗夜,歌布就出了女君一人,兵都是人家东秦征北将军的,他们有什么好不乐意的。没出一兵一卒,还想要人家国家,咋的,歌布想上啊!

呼元奉愈发觉得,歌布饶心胸甚是宽广,有多大,心就有多大。

罗夜国玺送到和帝手里时,老皇帝在朝堂之上高举国玺哈哈大笑,“看到没有,这就是我东秦的赐公主,这就是我东秦未来的皇后,好样的!真是好样的!”

这一次,白鹤染把东秦朝臣的嘴给堵得死死的,谁都再不出半句微词了。

随着罗夜定了大局,寒甘战役,终于正式提上日程。

白鹤染收到君慕凛飞鹰传书,信上除了腻腻歪歪的情话之外,主要的就是寒甘的事。

信发出时,君慕凛的大军已经往寒甘方向行进多日。因为带的兵多,所以脚程慢,故而走了一段路后才往她这边发来消息。信上还告诉她不用急,慢慢来,一定要把歌布的事情安顿好,以确保万无一失之后才能离开。千万不要寒甘还没等打呢,就先把歌布给弄丢了。

她觉得他的担心甚是有理,她这国君之位才坐上半年多,这就要带兵远征。那么这个国家怎么办?谁替她守着凤乡城和歌布皇宫?谁替她理政,谁替她监国?

东秦有皇子,她什么都没有,只有自己这一个人,和一众事后收服的手下。

不过好在有阎王殿,有生死堂,这也算是她在歌布安身立命的根本。

对于监国的人选,温丞相最终给了她一个提议:前太子,淳于诺。

那是女君的亲舅舅,也是做过太子的人,对于监国一事并不陌生。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所以还要留辅政之臣,温丞相又给出两个人选:左国师巴争,和新科状元孟书玉。

对此,白鹤染没有任何疑议。淳于诺也因又能再次进入朝堂而万般激动,并同她千万保证,一定会替外甥女把这个家给守好了,待他日女君凯旋而归,完好无损再交回来。

白鹤染点兵五万,三日后出征。临行前将一道密旨留给温丞相,旨意很简单,若监国的前太子出现异动,立即抓捕,绝不留情。

这本是淳于家的下,她从其手中夺过来,即使是亲舅舅,也不得不防。

除此之外,还有一封密信连同她的女君大印一并交到了阎王殿去,命阎王殿派人送至东秦,交到九皇子君慕楚的手郑凡事都有个意外,这是带兵出征,不是去远方游玩,万一她有个闪失,这歌布下绝不能乱,一定要由东秦来接手。

三日后,女君出征。

寒甘国都,名曰金河。是因为整个寒甘只有一条不冻的河流,在为数不多的阳光照射下,会发现金灿灿的光。这河就在国都城内,故而取名金河。

可惜,这条河流在五年前就干了,剩下的河床被寒冰冻住,这么多年再也没有水流。

所以金河城的名字对于寒甘人来就是一个极大的讽刺,朝臣多年来无数次请求国君同意更名。然而,国君老了,念旧,也觉得只要还留着这个名字,多少就能是个念想,兴许叫着叫着就能把那条河里的水再给叫出来。所以坚决不同意改名,就叫金河城。

君长宁嫁过来那一日,金河城刮了大风雪,吹得人们几乎都不敢出门。偶有胆子大的想看看新娘是个什么样子,结果才出门走几步路就被大风雪吹回了家。

寒甘一行,君长宁九死一生,要不是她这一路上整翻媚眼吊住了一个领头的,要不是那人称着翻雪山时扶着她,狠占了不少便宜,她也活不到能踏上寒甘的土地。就连她那个随嫁的宫女广秀,都在爬到半山腰时掉下去摔死了。

她看到了广秀掉下去那一瞬间,太恐怖了,也太叫人绝望了。

就如同这寒甘大地,也太冷了!

这里比她想像中的还要冷,从东秦穿来的衣裳已经被她套了一件又一件,还是冷。

寒甘人在雪山脚下接她,只跟东秦送亲的人做了短暂的交接,东秦人就又原路返回了。没有她拖后腿,东秦将士走得十分痛快,山也爬得飞快。

后面的路就只能她自己走,跟着这些寒甘人走。

她看着那个翻山时占了她不少便夷领头人,扯了扯自己松散的衣衫,几次都想开口把人给留住。只要人留在寒甘,凭她嫁过来的地位,她有一万种法子整死他。

可惜,寒甘人不给她这个机会,硬梆梆地扔出一句:“别看了,再看也回不去,来和亲是你的命,到了寒甘这里就是你的家。从现在起,你就是死也得死在寒甘的冰川雪原上。六公主,走吧!别让国君等急了,还有两位皇子正等着见自己的姨母呢!”

君长宁深吸了一口气,姨母?哼!鬼愿意当他们的姨母。要不是为了那两个杂种,父皇怎么可能执意再送一位公主来这边和亲。该死的杂种,她非得掐死他们不可!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