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水和土不服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目录

第3章 我有话要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昨晚,夏继祖和几个朋友去醉仙居喝酒,一直喝到了凌晨,众人都喝多了,在酒桌旁沉沉睡去。

他是被人叫醒的,醒来的时候,他手里还拿着一把刀。

刀上满是鲜血!

昨晚和他喝酒的一个好朋友严松,就倒在血泊之中。

……

听到张管家的描述,二夫人只来得及叫了一声,“我的儿啊!”

随即,便两眼一翻白,晕了过去!

夏书恒使劲拍了拍桌子,怒道,“我儿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一定是有人陷害他!”

一旁的大姑爷王博文,听到夏书恒的话后,立刻点了点头,赞道。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岳父一言击中要点,小婿实在是佩服!

岳父深明大义,继祖在岳父的谆谆教诲下,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肯定是有人冤枉他!”

夏盼盼见大姐夫已经抢先发言了,又见自己的丈夫还在那里傻愣愣的坐着,忙伸手推了推他,使了个眼色。

耿忠武立刻会意,忙站起身来,伸出硕大的拳头在面前使劲挥了挥,大声说道。

“如果让我知道是谁陷害继祖,我肯定饶不了他!”

夏梦梦见一向不怎么说话的二姐夫,都已经发言了,下意识地看向了叶轻松,但随即便轻轻摇了摇头!

叶青松为人忠厚老实,论忠心,可能没人比得上他,但要论说话,还是算了!

……

两个姑爷已经说话了,作为三姑爷的叶青松,自然也要说几句。

叶青松上前几步,对着主位上的夏书恒一抱拳。

“岳父大人,虽然少爷秉性纯良,天资聪慧,但衙门里的板子也不是闹着玩的,我们还是赶快去看看吧!”

叶青松的话音落下后,夏书恒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对着众人挥了挥手。

“快,我们去看继祖!”

……

众人来到衙门的时候,韩县令已经开堂审讯。

啪!

“夏继祖,你可知罪!”

随着韩县令喝问声响起,一旁的衙役,也立刻用手里的水火棍啪啪啪助威!

夏继祖只有17岁,哪见过这种阵仗!

听着旁边水火棍发出的啪啪响声,还有众人恶狠狠的目光,夏继祖已经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发颤,冷汗不住地流了下来!

“我,我……。”

“现在已经证据确凿,你还敢狡辩吗?”

说到这里,韩县令再此一拍惊堂木,冷哼一声。

“你要是再不招认,可就要大刑伺候了!”

原本跪在地上的夏继祖,已经吓得瘫软的坐在地上,看着衙役们手里的大棍子,吓得就差喊娘了。

“继祖,我的儿,你可是受苦了……。”

夏继祖急忙转头看去,就看到他的亲娘方氏,正在门外向他挥手招呼。

见到亲人,夏继祖顿时嚎啕大哭,“娘,我是冤枉的,救我……。”

看着儿子无助的模样,方氏更是心疼的肝肠欲断,也跟着大哭起来。

看到公堂内哭声一片,韩县令忍不住皱了皱眉,转头对着堂下候着的李捕头使了个眼色。

李捕头会意,立刻对着门外的众人高声大喝。

“闲杂人等不得喧哗,来人,再有扰乱公堂者,赶出去!”

守门的几个衙役立刻将手中的水火棍架在门前,大声吆喝。

夏书恒拉过方氏,看着坐在公堂上的韩县令,心中也是无奈。

韩县令刚刚上任三天,夏书恒还没有打好关系,自然说不上话。

就在夏书恒琢磨怎么办的时候,眼神转动间,突然怔住了,冷汗也流了下来。

坐在公堂上的韩县令,正拿起一支令箭,准备抛下来。

夏书恒自然明白这只令箭的效果,只要令箭落到地上,最少也要有十板子落在儿子的身上。

见到这一幕,夏书恒也顾不了许多了,突然大叫。

“等一下,我有话要说!”

韩县令愣住了,手里捏着令箭,转过头看着李捕头。

“外面是何人?”

李捕头闻言,忙紧走几步来到案前,抱拳答道。

“他们是犯人的家属!”

韩县令是进士出身,怀着满腔的抱负,和一身的热血来到青阳县,立志要做一个名扬千古的清官。

既然要做清官,就要听听百姓的话语才对!

想到这里,韩县令缓缓放下令箭,对着李捕头挥了挥手。

“让他进来,我看他有何话要说!”

李捕头闻言,点了点头,快步来到门前,大声问道。

“是谁有话要说?”

听到李捕头的问话,夏书恒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左右,最后将目光落在大姑爷王博文的身上。

王博文见夏书恒的目光看过来,微不可察的向老婆夏思思身后挪了挪,想要躲过夏书恒的目光。

来的路上,王博文就已经想得很清楚了。

夏继祖的手拿着凶器,死者又躺在他身边,就连王博文也认为,没准儿是夏继祖喝多了,脑子一热动的手。

虽然不明白夏继祖是因为什么原因动的手,但严松是夏继祖杀的,这一点应该没有错。

在这种铁证如山的情况下去辩解,岂不是自找没趣儿!

在商场上折腾了这么多年,夏书恒什么人没见过,看到王博文这副样子,心中立刻了然。

既然大姑爷不想管,那还有二姑爷!

二姑爷耿忠武为人耿直,夏家向来有什么事,他都是冲在最前头。

夏书恒转过头看向耿忠武!

耿忠武正要说话,却被老婆夏盼盼给拉住了。

夏盼盼凑到老爹身边,低声说道,“爹,忠武的脾气耿直,万一去了大堂,冲撞了县老爷,那可就糟了!”

夏书恒看着耿忠武那对牛眼,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

既然大姑爷和二姑爷都靠不住,看来只能喝出自己的老脸皮上了!

夏书恒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正要迈步上前,却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身旁响起。

“岳父大人,这等小事儿,怎么能麻烦您老人家出面,还是小婿去解决这件事情吧!”

听到这个声音后,夏家所有的人齐刷刷地朝一个人看去,脸上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说话的人,正是夏家的三姑爷叶轻松。

夏家有三个姑爷,大姑爷和二姑爷是将夫人娶回家,只有三姑爷是入赘夏家。

这年头,谁有本事会入赘。

反过来说,入赘的都是一些没本事的人!

对于没本事的人,大家自然都瞧不上!

看到说话的人,夏书恒心里也是暗暗叹息,大姑爷和二姑也都解决不了的问题,这个小三能有什么办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