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水和土不服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目录

第5章 暴揍夏继祖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刘文跪在那里,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一股悔恨在心里慢慢的涌起。

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为了醉仙楼的风儿姑娘,自己杀了好朋友严松!

还让自己的另外一个好朋友夏继祖替自己担这一罪名!

他们5个人之所以能坐在一起喝酒,因为他们从小就是在一个私塾里念书,所以他们成了朋友。

想起小时的往事……。

有一次,刘文怂恿严松逃学,结果被老师发现了。

刘文承诺严松,将自己珍藏的一把木剑送给他,让他担了主要的责任。

想起严松被老师打手板,痛得他惨叫不止,还有被打的红肿的手心,一想起这些,刘文的心便不由得颤抖起来。

……

凤儿姑娘是什么人,刘文很清楚,就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却杀了和自己一起从小长大的好朋友,这么做,值吗?

还有另外一个好朋友夏继祖!

虽然夏继祖也时常的嘲讽自己,但那是朋友间表达的一种方式!

想到“朋友”这两个字,刘文的心跳动的更厉害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叶轻松的怒吼声。

“夏继祖,你看看你做的好事,你对得起谁?”

眼见姐夫一开口就问罪,夏继祖吓的脸色发白,颤声大叫。

“姐夫,不是我做的呀……。”

“住口!”

叶轻松的怒骂声,夏继祖的哀求声,就像是重锤,一锤一锤的击打在刘文的心上,击得他仿佛有些喘不上气来。

这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夏继祖怎么会受到这个小人的怒骂。

……

“夏继祖,既然敢做,你就要敢当,还不快承认自己的罪行!”

叶轻松的这番话刚说完,就听到门外传来了一声惨叫!

“我的儿啊……,呃!”

方氏刚喊了一声,便因为情绪激动,发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音节,人再次昏了过去。

夏书恒已经气得老泪纵横,抓住昏倒的方氏,咬牙切齿的看着大堂里的叶轻松。

刘文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心中的热血也在不住地冲击他的脑海。

悔恨,痛彻心扉的悔恨,让刘文的眼中已经有了泪光!

……

叶轻松偷眼看了一下刘文的表现,却见刘文正双眼含泪地看着夏继祖。

没什么反应!

既然这样,那就加点料!

想到这里,叶轻松上前一步,一挥手,便抽了夏继祖一个嘴巴,口中大骂。

“夏继祖,你这个害人不偿命的家伙,今天我要替天行道……。”

……

刘文的牙咬得更紧了,叶轻松的这一巴掌,仿佛打在了他的脸上!

看着夏继祖被抽红的脸,刘文想要站起来呵斥叶轻松,但看到衙役们手里的水火棍,咬了咬牙,忍住了!

……

叶轻松见状,心中冷笑一声,飞起一脚,将夏继祖踢的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

“姐夫,饶了我吧……。”

还没等夏继祖的饶命声说完,叶轻松便再次飞起一脚,将他踢得成了一个滚地葫芦。

……

看着不住在地上打滚,苦苦哀求的夏继祖,刘文只感觉一股热血猛地涌上心头,让他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了。

……

听到刘文的声音后,叶轻松顿时大喜,但他没停手,而是继续朝着夏继祖连踢两脚,踢的夏继祖不住的惨叫。

……

公堂上胡乱打人,这可是大罪,李捕头想上前喝止,但他突然看到了刘文的异状,心中一动,却并没有制止轻松的举动。

……

李捕头虽然没动,门外却凄惨无比,原本已经悠悠转醒的方氏,见到儿子被打的这么惨,只闷哼了一声,便再次晕厥过去。

夏继祖的三个姐姐,自小就疼爱这个弟弟,此刻见到这个惨状,更是哭得花枝乱颤!

夏书恒更是气的壮若疯虎,如果不是有两个衙役用水火棍拦住大门,恐怕他早就去找叶轻松拼命了。

“叶轻松,你这个白眼狼,老子供你吃,供你喝,还把女儿嫁给你,你就是这么报答老子的吗!

我可怜的儿啊,我一定要替你报仇……。”

夏家人等,在门外连哭带喊,声音凄惨之极,简直让闻者落泪,听着伤心。

……

韩县令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心中更是后悔不已,简直要气的暴跳如雷。

有了夏家人的哭喊声伴奏,弄得公堂里好像是冤屈地狱一般。

这是一桩铁证如山的案件!

也是一桩简单的案件!

夏继祖喝多了,因为某些原因,杀了严松。

就这么简单!

原本是一桩可以轻松增加自己名气的好案件!

可是现在,却仿佛成了一件冤案!

都怪自己心软,放这个叶轻松进来了。

该死的叶轻松,就算你想这么做,也要做得隐晦一点嘛!

郁闷到极点的韩县令,正要让人将这个可恨的家伙捉住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响起。

“住手!”

听到这个声音,韩县令忙转头看去,便看到原本跪在地上的刘文已经站起身来。

刘文原本稍微有些消瘦的身材,此刻却如青松一般笔直,目光中更是有一股威严……。

看到刘文的目光,韩县令顿时羡慕不已,竟然忘了让人把那个捣蛋的叶轻松抓起来。

……

叶轻松看到刘文已经站起来了,却并没有说出什么实质的东西,知道还差一把劲。

“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叶轻松也不再踢夏继祖了,为了让画面更残酷一点儿,他伸手将夏继祖提了起来,先抽了两个嘴巴。

这两下打的确实挺重,夏继祖的嘴角都渗出了血渍。

看到这一幕,刘文看的目赤欲裂,暴吼一声,“住手!不要再打了!”

见到刘文的这副模样,叶轻松知道不来点狠的是不行了,他松开手,将夏继祖狠狠地扔在地上,转身便朝着李捕头走去。

来到李捕头身边,叶轻松轻声说道,“配合我一下!”

叶轻松的声音虽然很低,但李捕头还是听得清清楚楚,他愣了一下。

还没等李捕头反应过来,便看到叶轻松已经来到旁边的衙役身边,竟然伸手去夺衙役手里的水火棍。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