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水和土不服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目录

第8章 你给我出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着李捕头的背影,叶轻松感觉大局已定,也没自己什么事儿了,便决定功成身退。

哪知他刚一转身,便听到韩县令的一声暴喝。

“叶轻松,你给我站住!”

叶轻松闻言,忙转身抱拳,“大人,既然案子已经真相大白,学生想要告退!”

“是吗?”

韩县令冷笑一声,突然伸手指的大堂内的一个墙角,“你给我去那边等着!”

叶轻松看了看墙角,有些为难的道,“这,这不太好吧!”

韩县令猛然双眼睁大,怒吼一声,“你去不去?”

叶轻松见状,只能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站到那个墙角儿去了。

韩县令心里这才爽快了一些。

这件事,不怪韩县令发火。

如果找不到刘文所的证据,那这件案子,就成了韩县令放任叶轻松在公堂上行凶,逼死了刘文。

这可不是事,一旦被上头知道了,就算丢不了官,他这前途也就渺茫了!

按照正常的规矩,既然去取证,那自然就该退堂,等证物取回来之后,明再重新升堂审案。

但韩县令既然没有发话,谁敢私自退堂,只能站在那里大眼瞪眼的互相看着,却又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此刻,夏家人已经停止了哭嚎,都在不敢置信地看着公堂内发生的一牵

公堂内外,只有寂静无声来形容。

站在墙角的叶轻松倒是无所谓,他相信刘文的肯定是真的,李捕头他们去刘家,也一定会找到证物,将这件事情圆满解决。

但韩县令的心却始终受着水火两重煎熬。

如果找不到证物,他也就没什么未来了!

可如果找到了证物,那他作为县令,能侦破这么一桩复杂的案子,绝对算是大功一件,今年的评价,肯定是优等,对以后的前途可是有很大的帮助。

这两种念头,在韩县令的脑海里不断的徘徊,让他的心情起落不定!

……

李捕头也不负众望,没用多长时间,便带着两名捕快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

李捕头带带回来的不只有证物,还有哭声。

刘员外以为,儿子也只是到衙门里做个证,不多长时间就该回来了,根本没当回事儿!

可是却也没有想到,等来了却是儿子的噩耗!

夏家的哭嚎声刚停止没多久,刘家的哭嚎声又在公堂上响起。

韩县令对刘家的哭声仿若未闻,只是紧紧的盯着李捕头。

李捕头快步来到案前,将一个布包放到案上,随后,又仔细的将布包打开,一个青铜酒壶便出现在韩县令的眼前。

“大人,请看。”

其实还没等李捕头话,韩县令已经迫不及待地将酒壶拿到面前。

打开酒壶的盖子,韩县令向酒壶里面看去,等看清后,脸上立刻露出狂喜之色。

酒壶内,中间有一个隔板,将酒壶的内部隔成两半。

看到酒壶内部的构造,韩县令立刻明白,这件事儿成了!

严松就是刘文杀的!

韩县令刚要放下酒壶,却猛然发现岸前多了一个人。

叶轻松!

“大人,也让学生瞻仰一下,这神奇的酒壶有什么妙用!”

韩县令愣了一下,随手将酒壶递给了叶轻松。

这子人品虽然不怎么样,但这次如果不是他,这案子还真就查不出来!

想到自己如果按照刚开始怀疑的那样,定了夏继祖的罪,那后果……。

叶轻松接过酒壶,只看了一眼,便立刻啧啧赞叹。

“真是好东西,如果有了这个酒壶,就再也不用担心喝多了!”

叶轻松忽然对着韩县令一抱拳,笑嘻嘻的道,“大人,看在学生对这件案子有点帮助的份儿上,能不能将这酒壶赏给学生?”

见到一叶轻松可恶的模样,韩县令伸手抓起惊堂木,就要扔过去,却发现叶轻松早就躲到案子下面去了。

……

案子已经真相大白,夏继祖无罪释放。

只不过,夏继祖也被叶轻松揍的够呛,连惊带吓,还是耿忠武把他背出了公堂,又雇了一辆马车才把他拉回了家。

刚到家中,方氏就如同疯的一般,让厨房的人,立刻准备人参汤,燕窝粥,红豆莲子粥……,给自己的宝贝滋补身体。

夏继祖正在舒服地享受母爱,猛然间,看到了人群后面的叶轻松,顿时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向床里面躲去。

这一路上,方氏的目光就没看过别处,始终放在夏继祖的身上,到了此刻,才想起叶轻松。

想起一叶轻松的话,又想起叶轻松手里的大棍子,方氏的俏脸上立刻布满了寒霜,突然朝着叶轻松尖声大剑

“你出去,一块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叶轻松苦笑着摇了摇头,“刚才在公堂上……。”

叶轻松这话还没有完,便被方氏厉声打断,“出去!”

叶轻松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退出了房间。

……

等叶轻松离开后,方氏这才转过头看着夏书恒,一字一顿的问道,“老爷,你还记得刚才你答应过我什么吗?”

夏书恒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我看,继祖已经安然回来了,这事儿就算了吧!”

“不行!”

方氏柳眉倒竖,尖声道,“绝不能就这么算了,在公堂上,他可是要打死我的儿啊!”

到这里,方氏的眼泪又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万一继祖出了意外,可让我怎么活呀!”

二姑爷耿忠武听到这哭声,牛眼一瞪,暴脾气立刻上来了,撸起袖子大声道,“我现在就去打这子一顿,给你们出出气!”

大姑爷王博文,却猛地上前拉住了他。

王博文转头对着方氏行了一礼,这才缓缓道,“姨娘,起来,还要感谢叶轻松的!”

到这里,王博文见方氏的杏眼猛然睁大,就要爆发开来,忙摆手道。

“别急,听我,这次如果不是叶轻松在公堂上行凶,刘文恐怕还不会这么容易承认他的罪状,那继祖可就危险了!”

方氏闻言,心中顿时一动,想起公堂上的情景,也确实和王博文的一样!

方氏正要话,便听到耿忠武猛的一拍手,“唉呀,对呀,如果不是这子,继祖恐怕就回不来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