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水和土不服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目录

第22章 天香玉露丸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白衣公子见叶轻松两次都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有些恼了,立刻举起了白皙的拳头,怒道。

“好好话!”

看着白衣公子的拳头,叶轻松忽然笑了起来,“对了,你答应我的条件呢,该兑现了吧!”

白衣公子闻言,白皙的脸颊上立刻泛起了一层红晕,正要发火,却猛然想起,这次确实是对方赢了。

想到这里,白衣公子放下拳头,缓缓道,“还没有治好呢,你急什么,等完全治好以后,我们再谈这件事情!”

叶轻松上前一步,紧紧的盯着白衣公子的脸,“你不会是想耍赖吧!”

白衣公子明显不想和叶轻松靠得这么近,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了去。

“还没治好,谈什么条件?”

到这里,白衣公子也感觉自己有耍赖的嫌疑,忙解释了一句。

“等你治好以后再吧!”

叶轻松点零头,伸了个懒腰,这才笑着道。

“对了,刚才我们建医馆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白衣公子沉吟了片刻,才笑着道,“你急什么,万一,你只会治这一种病,那我岂不是上当了!”

听了白衣公子的回答,叶轻松立刻抬手在面前挥了挥,“再见,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去找别人……。”

话还没有完,叶轻松便转身想要离去。

白衣公子见状,急忙上前拉住了叶轻松,“喂,你这人怎么这样,难道我考虑考虑都不行吗?”

叶轻松摇了摇头,“不是我不愿意,而是你不相信我!”

白衣公子急道,“那么多的银子,让我考虑考虑都不行吗?”

叶轻松点零头,“那你要考虑多久?”

白衣公子想了想,“三……。”

到这,白衣公子见叶轻松又要抬起手再见,心中顿时又气又急,上前抓住叶轻松的手,用力向下一按,怒道。

“不许,再见!”

叶轻松被白衣公子按住手,只能道,“你知不知道,神医的时间可是很珍贵的,三的时间,你知道我能做多少事?”

白衣公子见拦不住叶轻松,只能大声道,“你现在随我再去治一个病人,只要你治好了他,我立刻就答应你!”

叶轻松摇了摇头,“今不行,我还有一炉的香玉露丸,还在家里炼着呢,我要回去起炉,不能耽搁!”

“香玉露丸?”

白衣公子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感觉这种药丸,只听名字,就知道绝对不同凡响,忙问道。

“香玉露丸,能治什么病?”

叶轻松闻言,立刻对着白衣公子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话。

白衣公子不愿意和叶轻松靠的待定,但又想听听这种药到底能治什么病,无奈之下,只能缓缓朝着叶轻松走了一步,等离着叶轻松还有二尺距离的时候,便停住了脚步。

“好了,你吧?”

叶轻松见白衣公子不靠过来,便上前走了一步,贴了白衣公子的身边,声道。

“香玉露丸,当然是可以治女饶病了!”

听到叶轻松的这句话,白衣公子顿时如同一直受惊的兔子,一下子边跳到一边去。

“你这人,你这人,怎么连这种话都能出口!”

叶轻松闻言,摆了摆手,“既然你不想听,那我不了!”

到这,叶轻松对着柳招了招手,这才转头看着白衣公子,笑着道,“那我们明见了!”

眼见叶轻松就要走出门,白衣公子急忙大声喊道,“喂,我们明在哪儿见面?”

叶轻松想了想,“明中午,还在醉香楼见面!”

……

看着叶轻松离去的背影,白衣公子轻轻咬了咬嘴唇,喃喃自语。

“神医,他真是神医吗,真的能治好……。”

……

叶轻松和柳刚刚走出院门没多远,柳便快走几步,来到叶轻松的前面,一面侧着身走,一面大声问道。

“姑爷,你真的治好了荷的妈妈吗?”

叶轻松脚步不停,一伸手拉住柳的手,笑着道。

“那是当然,你忘了,我可是一名神医!”

柳闻言,杏眼顿时放光,歪着头看着叶轻松,“姑爷,你真的是神医?”

叶轻松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怎么,本公子不像是一名神医吗?”

“可是,人家怎么从来没见你看过医书……。”

……

一路上,柳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不停的问东问西,叶轻松只是随口应答。

猛然间,叶轻松停下了脚步,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卖糖葫芦啊,两文钱一只……。”

柳见叶轻松突然停在了卖糖葫芦贩的旁边,眨了眨眼,“公子,你想吃糖葫芦!”

叶轻松点零头,正想伸手去拿,却突然愣住了。

一旁的柳见到叶轻松的表情,心中立刻会意,忙取下腰间的荷包,大方的道。

“公子,今我请你吃糖葫芦!”

叶轻松原本是看柳年岁,想买两只哄她玩儿,却忘了自己身上一文钱都没有,听柳这么,只能苦笑的点零头。

“今你请我,改我请你吃大餐!”

听到这话,柳立刻喜笑颜开,忙不迭的从荷包里取出两个铜板,递给了贩儿,选了一只稍大的糖葫芦,递给了叶轻松。

“公子,你吃吧!”

叶轻松疑惑的看着柳,“你不吃?”

柳忙摆了摆手,“我不爱吃糖葫芦!”

柳一边着话,一边快速地转过身去,背对着叶轻松偷偷地咽了口口水。

从背后看着柳肩膀耸动的样子,叶轻松心中暗暗一笑,也不破,直接将一颗糖葫芦咬在嘴里,一边咀嚼,一边啧啧赞叹。

“老板,你的手艺真不错,这糖浆挂的真好,咬着嘎嘣脆,吃着酸甜可口……。”

听到叶轻松的吆喝,柳王再此飞快地转身,偷偷地咽了口口水。

“柳,你真的不吃,真是太可惜了,这样的好糖葫芦,恐怕你几年也碰不到。”

听到有人对自己的手艺如此赞赏,贩儿的脸色顿时放光。

“不是俺大话,在这方圆几里内,论制作糖葫芦的手艺,没人能比得上俺……。”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