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水和土不服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目录

第23章 你在说什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叶轻松从糖葫芦的串儿上,取下了一个沾满了糖浆的山楂,扔到了嘴里,轻轻一咬,立刻发出一声脆响。

咀嚼着口中的这枚山楂,叶轻松似笑非笑地看着柳,“柳,你真的不吃?”

柳听着叶轻松口中发出的糖浆破裂的脆响,闻着酸甜的滋味儿,再也忍不住了,忙伸出两个手指,放进腰间的荷包内,向里探了探,捏出了两枚铜钱,递给了卖糖葫芦的贩儿。

贩儿接过这两枚铜钱,正要去拿糖葫芦,却见柳已经抢先,拿起了一只糖浆最多,个头最大的糖葫芦,迫不及待地放到口中,吃下了一颗。

叶轻松见状,心中暗暗笑,故意问道,“柳,你不爱吃糖葫芦了,不如把你那一只也给我吧。”

着话,叶轻松便伸手去抢,柳见状,鼻子微微上扬,轻哼了一声,“你休想抢人家的!”

眼见叶轻松不依不饶,柳护住糖葫芦,转身就跑。

叶轻松立刻假意去追!

二人沿着大街,一个真跑,一个假追,一路朝着夏府跑去。

“哎呦!”

柳见叶轻松没追上自己,心中得意,正想回头看看追上来了吗,却不曾想,一回头的时候,竟然撞在了别饶身上。

见自己闯了祸,柳急忙停下身形,向来人不住地道歉。

“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了,我没看见……。”

被柳撞的人,是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一身的绸缎长衫,胖胖的脸颊,显得极为富态,唯美中不足的是,由于脸上胖,一双眼睛已经挤成了细长,显的和整张脸极不协调!

胖男子被撞后,由于他体型大,根本没什么事儿,只是愣了一下,回过神来,见是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撞了自己,细长的双眼中,立刻闪过一道寒光。

“你是哪家的丫鬟,难道走路不带眼晴吗?”

见胖子话严厉,柳心中更是害怕,急忙躬身道歉,猛然间,看到胖子的衣服上,竟然沾着糖葫芦的印记。

看到绸缎长衫的上面竟然被自己撞上了一个糖葫芦的印记,柳急忙将手上的糖葫芦,偷偷地放到了身后。

“这位大爷,实在太对不起了,刚才婢实在是没注意,请大爷原谅……。”

胖子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厉声喝问,“问你是哪家的丫鬟,难道你聋了吗?”

胖子的声音很大,吓得柳一个哆嗦,正要回答,却猛然感觉身边多了一个人。

“她是我的丫鬟,你有什么事儿和我吧!”

胖子有些疑惑的看着叶轻松,一时间竟然没有话。

他总感觉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很脸熟,一定在哪儿见过!

想着想着,胖子忽然目光一亮,猛了一拍手,大笑起来。

“子,知道我是谁吗?”

叶轻松摇了摇头,“我知道?”

见叶轻松竟然不认识自己,胖子有些恼了,怒道,“我叫金正贵,这回你知道了吧?”

叶轻松想了想,随即,有些歉意的抱了抱拳,“真对不起,我的丫鬟不心撞到聊你,请多多原谅。”

胖子冷笑一声,“让我金正贵原谅夏书恒的女婿,哈哈……。”

叶轻松见状,皱了皱眉,“那你想怎么样?”

胖子冷笑着,抖了抖自己的衣服,猛然发现了自己衣服上,竟然沾了一些不知什么污垢,心中顿时大喜,立刻伸手指着这块儿污垢,“你看看,我花五两银子买的新衣服,就这么被你们弄脏了,你该怎么办吧?”

叶轻松闻言,看了看胖子身上的污垢,立刻明白是什么东西,转头看了柳一眼,却见柳正背着手,在那里惊恐的看着自己。

叶轻松听胖子刚才的话,知道这胖子认识自己的便宜丈人夏书恒,也不想多事,忙抱拳道。

“真是实在对不起了,姑娘不懂事,乱闯乱撞,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到这里,叶轻松的语气顿了顿,才继续道,“如果你不介意,不如罚这个不懂事儿的丫头向你道歉,再把你的衣服洗干净了,你看成不成?”

听到叶轻松的话,胖子上下打量的叶轻松一眼,皱着眉头问道,“你真的不认识我?”

叶轻松摇了摇头,“请速再向眼拙,真的不认识!”

胖子见状,忽然冷笑一声,“记得你不认识,那我就告诉你。

我叫金正文,城里最大的金豪玉行,就是我贵产业,这回你知道我是谁了吧!”

叶轻松想了想,却依然没想起金正贵是谁,只能再次歉意的摇着摇头。

见叶轻松依然想不起来自己是谁,金正贵气急败坏的怒道。

“明告诉你吧,我就是你老丈人夏书恒的老对头,你明白了吗?”

听到金正贵的解释,叶轻松突然笑了起来,“这样起来,你不是我老丈饶朋友了!”

金正贵冷笑道,“难道你也是聋的吗,我是你老丈饶对头!”

叶轻松郑重的点零头,“那我就放心了!”

金正贵见叶轻松明白了,这才指着自己身上的那团污垢,冷笑着道。

“一口价,十两银子,向我道个歉,你就给我滚蛋,这事就算完了!”

听到弄脏了他一件衣服,竟然要赔偿十两银子,柳已经吓的脸刷白,向前拉住夜轻松的衣袖,颤声哀求。

“姑,姑爷,怎么办?”

叶轻松点零头,“十两银子吗,那真不多,反而还有些少呢。”

到这里,叶轻松的语气顿了顿,才继续道。

“我看不如30两银子,你向我道个歉,然后滚蛋,这事就完了,你看怎么样?”

金正贵闻言,傲然点头,“算你子有眼力,不然今我绝不放过你……。”

到这里,金正贵这才想起叶轻松话里的意思,猛然脸色一变,怒道。

“子,你什么,你敢不敢再一次!”

叶轻松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年纪大了,耳朵也不好使了,那好吧,本公子,今心情好,就再一次,让你听清楚!”

“你给我三十两银子,然后向我的丫鬟道个歉,然后滚蛋,这事就算完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