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水和土不服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目录

第25章 给小柳治病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我听,衙门里的板子,相当厉害,只要打下去,那立刻皮开肉绽……。”

听到叶轻松描述的恐怖,金正贵那如同惊弓之鸟的胆气,也开始发挥了作用,脸色渐渐的变得有些发白,慢慢的,身形得开始有些颤抖……。

叶轻松冷冷一笑,“金老板,我们去衙门见呀,还是你现在赔钱,我随时奉陪。”

到这里,叶轻松的语气顿了顿,才淡淡继续道,“如果到了衙门,不知道金老板的身子骨,能挨几下呀?”

金正贵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努力的在那想着办法。

他那只有三点的智力,实在是让他想不出什么对策。

而他那可怜的一点胆气,也被衙门里的板子吓得心惊胆战。

“我,我……。”

叶轻松上前拍了拍金正贵的肩膀,“金老板,30两银子的事儿,也就是你一份顿饭钱,用得着考虑这么长时间吗,快拿出来吧!”

眼见金正贵还在那犹豫,叶轻松叹了一口气,“我听新来的县令老爷,最喜欢打人板子了,只要有人来告状,肯定先打被告30板子……。”

“好,你别了,我给!”

金正贵的这句话刚出口,周围又传来了阵阵的吸凉气的声音。

百姓们都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金正贵,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叶轻松就这样瞎话似的了几句,金正贵竟然相信了。

这,还有没有理了!

不对,肯定是金正贵逗这个年轻人玩儿呢!

哪知众饶这个念头还没有落下,金正贵已经取出银子递过去。

见到这一幕,周围的人已经有人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想看看,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等看到银子已经被叶轻松接过来,放进怀里的时候,众饶心里,不约而同地冒出一个念头。

难道,金豪玉行的大老板,竟然是一个傻子吗?

金正贵见叶轻松露出了笑脸,心中没有来的竟然轻松了许多。

叶轻松接过银子,转头看了一眼柳,再次叹了一口气,“金老板,多可怜的孩子,我看,不如让你的家丁给姑娘道个歉,也就算点补偿了……。”

叶轻松的话还没有完,金正贵已经对着那两名家丁连连摆手,厉声喝道,“道歉,快点儿道歉……。”

两名家丁傻傻的互相看了一眼,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莫非老爷疯了吗?

抓饶命令是他下的,怎么到现在,听那子胡袄一阵,竟然信以为真,竟然还让自己道歉!

叶轻松见状,拍了拍金正贵的肩膀,揶揄着道,“看来,你的家丁不愿意道歉呀!”

此刻的金正贵,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回家好好清醒清醒,想想今到底是咋回事儿!

可两个家丁不道歉,又不能走,金正贵又急又怒,“你们两个王八羔子,还不赶快道歉!”

两名家丁见老爷生气了,无奈之下,只能低着头,万分委屈的道。

“对不起了!”

柳早就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惊得忘了哭泣,眼见两名凶杀恶煞般的家丁向自己道歉,更是吓得连连摆手,不住的向后退。

“没事,对不起,是我的错……。”

叶轻松对着金正贵一抱拳,“金老板,我这急着给丫头熬人参汤,燕窝粥,就不陪你在这聊了,告辞!”

完这番话,叶轻松提着钱袋儿,领着柳昂首挺胸分开正在议论纷纷的人群,朝着回家的路走去。

金正贵的智力虽然不行了,但也知道今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也不想在这里再丢脸,立刻领着两名家丁灰溜溜的跑了。

……

叶轻松抓着柳的手,却感觉手心里的手正在不停的颤抖,转过头看去,最近柳中双眼含泪地看着自己。

“喂,柳,你怎么了?”

到这里,叶轻松的语气迟疑了一下,装作恍然大悟的道,“我知道了,你太害怕!”

听了叶轻松的话,柳的眼泪终于流下来了,“姑爷,柳真的傻了吗?”

呃!

叶轻松闻言,猛的一愣,“傻了,所以你傻了,他才是傻了呢?”

听到这句话,柳扑哧一声笑出了声,扭捏着道,“可是,姑爷,刚才是你柳傻了!”

“是吗?”

叶轻松有些尴尬地摸着自己的下巴,“不对,一定是你记错了,我怎么会是傻了呢,你好好想一想,应该是金正贵那个老家伙你傻了吧!”

柳擦了一把眼泪,摇了摇头,坚定的道,“不是金正贵,是姑爷儿你的。

姑爷你柳傻了,还要把柳扔掉呢?”

道最后,柳已经委屈的哽咽起来。

叶轻松叹了一口气“柳你不傻,刚才如果公子不这么,他怎么能赔银子呢?”

到银子,叶轻松立刻将那一袋银子拿了出来,在柳的面前掂拎,大笑着道。

“走,给傻子去买人参去喽!”

完话,叶轻松也不等柳回答,便立刻拉着他的手,朝着前面跑去。

“姑爷,你又人家傻……。”

……

叶轻松领着柳在外面又闲逛了一阵子,又在外面找了一家不错的饭店,解决了晚餐,这才悠闲地朝夏府走去。

二人来到夏府门前,柳上前敲了敲门,很快,门就被人拉开,头发有些花白的忠伯,从门内探出了头。

忠伯见是柳,脸上顿时泛起了一丝笑,刚要问话,一转头,便看到了柳身后的叶轻松。

忠伯愣了一下,嘴角刚泛起的微笑,立刻变成了冷笑,眼中柔和的目光,也猛然变成了不屑。

“哎呀,这不是三姑爷儿吗,吃饭了吗?”

看着忠伯不屑的目光,叶轻松知道他看不起自己,也懒得搭理他,直接拉着柳,朝着门内走去。

忠伯为人不坏,对人也很和善,但三姑爷吃里扒外,竟然在公堂上想要残害夏继祖,这就很让人痛恨了,就连忠伯也不例外。

叶轻松无视忠伯不屑的目光,沿着路,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这一条路,直穿花园,一直通到花园中的湖。

叶轻松领着柳,刚来到湖中间的桥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