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水和土不服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目录

第26章 夏梦梦问话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叶轻松还没上桥,便看着大姑爷王博文和夏思思从桥上走过来。

叶轻松看得清楚,王博文小脸红扑扑的,走路有点摇晃,虽然他也是在努力的走直线,但直线和他实在是太无缘了,就算夏思思在一旁扶着他,也依然没走成直线。

王博文虽然喝多了,但眼神儿还挺好使,刚走下桥,便看到了一边站立的叶轻松。

见到叶轻松,王博文目光顿时一亮,急忙摆脱夏思思的搀扶,摇晃着朝着叶轻松走去。

“妹夫,你好狠,呃!”

说完这句话,王博文自己也愣住了,他原本是想说。

妹夫,你好啊!

结果嘴一哆嗦,就成了你好狠!

王博文的这句话刚说完,还没等叶轻松反应过来,一旁的夏思思,一双带着寒气的美眸,便直直的看过来了。

“我的好妹夫,你好呀!”

见大姨姐问话,叶轻松自然不敢怠慢,忙抱拳答道,“谢谢大姐关心,我很好!”

夏思思看着叶轻松,突然柳眉倒竖,娇声喝道,“叶轻松,我问你,你为什么在公堂上要那样对我弟弟?”

叶轻松也知道,自己拿着棍子追着夏继祖揍,肯定会引起夏家人的不满。

不过,叶轻松不后悔,如果事情再发生一遍,他依然会拿着棍子揍夏继祖。

哥问心无愧!

别人愿意怎么看,那就让他们看去吧!

夏思思见叶轻松立在一边哑口无言,心中稍微爽快了一些,正要拉着王博文走,却忽然心念一动,淡淡的一笑。

“妹夫,和那些奴仆们吃饭,吃的还算痛快吧。”

说完这句话,想着叶轻松和奴仆们一块儿吃饭的场景,夏思思心中那股郁闷顿时一扫而空,也没什么再和叶轻松谈下去的兴致了,只淡淡地和王博文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王博文看着夏思思离去的背影,突然趴在叶轻松的耳边,低声笑道。

“妹夫,我很佩服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哈哈……。”

说完这句话,王博文拍了拍叶轻松的肩膀,大笑着,摇摇晃晃的离去。

……

眼见二人已经走远,小柳撅着小嘴,有些不愤的说道,“姑爷,他们怎么能这么说你呢,真是气人!”

叶轻松缓缓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小柳,不怪他们,如果我揍了你的弟弟,恐怕你也不会高兴的,说不定还会对我动手呢?”

听了叶轻松的话,小柳纤细的手指搭在嘴唇上,疑惑的说道,“不对呀,姑爷不像是这样的人呀,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儿呢……。”

等喃喃自语道小柳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叶轻松已经走远了。

“姑爷,等等我……。”

小柳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尖叫一声,朝着叶轻松的背影蹦蹦跳跳的追了上去。

……

叶轻松领着小柳走过了小桥,又转进了旁边的一片树林,过了树林,就是他的住处了。

叶轻松来到门前,能推开门,先是一愣,随即大喜,急忙走到屋中的一人面前,笑着说道。

“娘子,今晚你不走了吧!”

正坐在桌边等待叶轻松的夏梦梦,听到这句话后,一抹红晕立刻涌上了白皙脸颊。

夏梦梦和叶轻松虽然已经成亲了七八天了,但他们并没有圆房。

到现在为止,夏梦梦还是一个大姑娘!

夏梦梦转过头避开叶轻松的目光,娇斥道,“多大的人了,怎么说出这么不懂礼数的事!”

叶轻松浑不在意夏梦梦的斥责,端起桌上明显被人已经喝过的半杯茶,一饮而尽。

夏梦梦看着叶轻松喝下了自己喝过的茶水,忍不住皱了皱眉。

放下茶杯之后,叶轻松才将椅子搬到夏梦梦的身边,坐了下来。

“娘子,我们已经成亲七八天了,就算是你来那啥了,也该过去了,我看就今天吧!”

眼见叶轻松越说越不像话,夏梦梦只感觉自己的心,跳的越来越厉害,脸上也越来越烫……。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

说出这句话,夏梦梦深吸了一口气,稍稍平复了一下有些激动的心情,这才缓缓说道。

“我今天来找你,是有事要问你,你要老老实实回答!”

叶轻松闻言,立刻站起身来,瞪大了双眼,满脸凝重,右手高举,大声保证。

“是,娘子的命今,小生一定遵从,一定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知,言而有信……。”

见叶轻松郑重的模样,夏梦梦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反应过来之后,立刻用手挡住了脸,等平静下来之后,这才将手放一下。

“你正经一点!”

叶轻松闻言,立刻瘫坐在了椅子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娘子,那已经是小生最正经的状态了,如果娘子还不满意,那小生实在是没办法了!”

夏梦梦见状,忙再次伸手挡住了嘴,同时稍稍低头。

叶轻松虽然看不到夏梦梦的笑脸,但看到她不断耸动的香臂,便知道她在那里偷笑呢?

“娘子,有什么话赶快问吧,小生已经等待不及了!”

听到叶轻松的这句话,夏梦梦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这才想起,今天是来做什么的。

夏梦梦抬起头看着叶轻松,轻声问道,“在公堂上的时候,你说要打死我弟弟,这是你的真心话吗?”

叶轻松闻言,笑了笑,“你说呢?”

夏梦梦愣了一下,随即,叹了一口气,“我虽然不愿意相信,但你却真的那么做了。”

叶轻松转头看着夏梦梦那张娇艳的脸,心中先是赞叹了一番,这才笑着说道。

“我们今天的目的,是为了救出继祖,现在,继祖已经安然无事了,那些事情还很重要吗?”

听到这番话,夏梦怔怔的看着叶轻松,突然有些疑惑的说道,“我怎么感觉你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呢?”

叶轻松闻言,心中顿时吃了一惊,忙摆了摆手,“你以前又没见过我几次,怎么知道我什么样。”

说到这里,叶轻松突然神秘的一笑,压低声音说道。

“如果你想了解我,今晚留下来,你会了解的更多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