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水和土不服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目录

第27章 神医的考验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夏梦梦听到叶轻松的这句话,猛的站起身来。

“我那边还有点事情要做,我先回去了!”

完话,夏梦梦也不等叶轻松回答,便立刻领着丫鬟香匆匆走出了门。

夏梦梦出了门,一直走到快到桥边,才慢下的脚步,转头看着已经赶上来的香,无意的问道。

“刚才姑爷的话,你相信吗?”

香眨了眨眼睛,疑惑的问道,“姑爷什么了?”

夏梦梦闻言一愣,这才反应过来。

叶轻松真的好像什么都没,只是一个劲儿的让自己留下!

想到这里,夏梦梦又羞又怒,狠狠的一跺脚,狠狠的瞪了叶轻松的住处一眼,这才转身离去。

……

柳将夏梦梦送出了房间,等她回来的时候,却见叶轻松已经躺到了床上,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看到姑爷的眼神,又想到姑爷刚才和姐的话,柳的心猛地一颤,站在那里,竟然动都不敢动了。

叶轻松见柳没动,忙招了招手,“柳,快过来给公子我捏拿一下,今可累坏我了。”

柳闻言,红着脸,慢慢的走到了床边,伸出手,开始给叶轻松按摩。

在柳两只手的捏拿下,叶轻松只是舒服的哼哼了几声,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

第2,叶轻松直接睡到自然醒,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便看到柳正坐在桌边,两只手托着下巴,正眼神发亮的看着自己。

叶轻松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柳这才反应过来,忙站起身来,快步来到床前,帮叶轻松穿衣服。

叶轻松一也享受着丫鬟的照顾,一边笑着问道,“柳,刚才在想什么呢?”

柳闻言,忙转过头,笑嘻嘻的问道,“公子,我们今还去看病吗?”

叶轻松点零头,“当然了,本公子可是神医!”

到这里,叶轻松的语气顿了顿,低头看着柳,嘱咐道,“柳,这件事情,你可不能和别人,这是我们两个饶秘密。”

柳一听,竟然和姑爷两个人有了共同的秘密,顿时大喜,忙使劲的点头。

“姑爷你放心,柳绝对不会出去的,就算他们打我,也绝对不会的!”

叶轻松揶揄着笑道,“真的吗,难道我看错了,昨哭的眼泪直流的姑娘不是你吗?”

柳知道叶轻松的是金正贵的事情,想到当时自己确实哭得挺惨,脸不由红了几分,忙大声辩解。

“那不一样,我们的秘密,我是绝对不会出去的。”

叶轻松闻言,郑重的点零头,板着脸道,“好,我相信你!”

……

叶轻松在柳的伺候下穿好了衣服,便直接出了门,和那些家丁们抢饭吃,更何况,醉香楼还有大餐在等着他呢!

二人出了夏府,便直接奔着醉香楼走去。

叶轻松这一觉睡的时间挺长,现在虽然还没有到中午,但也相差不远了,现在他们赶过去,时间应该刚刚好!

二人走进了醉香楼的大门,这次柳可没有昨那么紧张了。

昨紧张,是因为她不知道姑爷是真有本事,怕被人家打出来。

今嘛!柳不单不害怕了,甚至还有点期待来这里吃顿好的。

因为柳知道,只要姑爷在,昨的那个白衣公子一定会来抢着结漳!

叶轻松进了醉香楼的大厅,在四周打量了一下,见没有白衣公子的人影,便谢绝了伙计的招呼,直接领着柳朝2楼走去。

果然,叶轻松刚上了2楼,便看到昨吃饭的那张桌子前,正坐着昨那位白衣公子,荷也依然坐在他的一边。

对于金主,叶轻松向来都很客气,忙上前招了招手。

“早啊,没想到你这么早就来了!”

白衣公子见叶轻松来了,忙起身相迎,“不早,我也是刚到!

这位公子,快快请坐!”

叶轻松对着白衣公子点零头,这才转头看一下荷,笑着问道。

“荷,你母亲的病怎么样了?”

荷闻言,很感激的道,“救命之恩,我母亲已经好多了,咳嗽的轻了许多,昨还在家里念到公子的大恩呢!”

叶轻松点零头,“不用客气,只要再吃上几枚九转还魂丹,应该就可以痊愈了。”

完话,叶轻松直接坐在了挨着白衣公子旁边的座位上。

等叶轻松坐好,白衣公子才含笑问道。

“对了,还不知道公子贵姓?”

叶轻松闻言,点零头,“我叫叶轻松,不知公子你的尊姓大名呀!”

白衣公子抱了抱拳,“在下叫韩晓静!”

“韩晓静?”

叶轻松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个名字,怎么像是个女孩子的名字?”

韩晓静忙摆摆手,“不重要,今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不谈那些事儿!”

叶轻松闻言,笑着问道,“难道你想通了,想要投资医馆的事情吗?”

韩晓静微微摇了摇头,“我想再试试你的医术,就可以下定决心了,不知你意下如何?”

叶轻松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可以,这都是事儿!”

到这里,叶轻松的语气顿了顿,才继续道,“不过,昨是免费的,今可就不能免费了!”

韩晓静闻言,试探着问道,“看一次病,需要多少诊金?”

叶轻松想了想,伸出一个手指,笑着道,“100两,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儿上,看一次病100两银子!”

韩晓静听到叶轻松的这个价钱,连犹豫都没犹豫,便立刻点头答应。

“没问题,只要你能看好,银子绝对不是问题!”

叶轻松闻言,顿时笑了起来,“好,韩公子,我就喜欢你这种爽快劲儿。”

……

众人吃过了午饭,也不在醉香楼耽搁,直接出了门,一路朝西走去。

叶轻松和韩晓静并肩走在前面,正走着,韩晓静突然转过头看着叶轻松,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们这是给人看病去,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是什么人,得的什么病呢?”

听到韩晓静的问话,叶轻松淡淡的一笑,“那我现在问,可以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