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水和土不服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目录

第29章 心伤欲断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韩晓静看着叶轻松已经走远,这才转过头对着山旁的荷道,“走吧,我们去看看琪!”

荷却皱眉道,“姐,叶公子没有香玉露丸,好像是骗饶,你为什么不拆穿他?”

韩晓静摇了摇头,“拆穿他有什么好的,万一,没人能治得了琪的病,还要拉下脸去求他,那就不好了。”

……

梁世晓在床前,看着日渐消瘦的孙女,心底顿时涌起一阵苦楚。

过了良久,回过头看着身后的儿子,沉声问道,“志学,去请太医的人回来了吗?”

梁志学摇了摇头,“今上午,家丁们已经快马回报,请来的吴太医,最快也要明下午才能到。”

梁世晓点零头,“去邻县请大夫的张管家回来了吗?”

梁志学忙答道,“如果没有意外,今下午就能到。”

梁世晓闻言,叹了一口气,转身来到桌前坐下,缓缓道,“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你立刻派人去门口候着,只要大夫来了,立刻来这里替琪儿看病!”

梁志学闻言,忙点头答应,转身去吩咐下人去了。

就在这时,一个下人进来禀报,“老爷,韩姐来了!”

梁世晓点零头,“让她进来吧。”

下人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去。

片刻后,韩晓静带着荷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梁世晓,顿时吃了一惊。

这才多长时间,以往满面红光的梁世晓,此刻竟然憔悴至此。

韩晓静忙上前见礼,低声道。

“姨老爷,我来看琪妹妹了!”

梁世晓点零头,有些无力的摆了摆手,“去吧,去看看琪!”

见到梁世晓痛苦的模样,韩晓静心中难过,“姨老爷,琪的病一定能治好的,你也一定要保重身体呀!”

梁世晓叹了一口气,希望如此吧!

韩晓静穿过屏风,看着病床上躺着的梁佩琪,心中更加难过。

以前在一起玩耍的好姐妹,此刻竟然变成了这副样子。

向床前每走一步,韩晓静心中的难过,便好像又加重了一分。

梁家和韩家是亲戚,韩晓静和梁佩琪是表姐妹,韩晓静他爹没到这里当县令的时候,每年都要到梁家住一段时间,所以韩晓静和梁佩琪的关系极好。

韩晓静慢慢来到床前,伸手抓住梁佩琪的手,心中更加难过。

以前那双白嫩如脂的手臂,此刻竟然变得骨瘦如柴,握在手中,没有往常的柔滑,只有干枯的感觉。

韩晓静再也忍不住了,晶莹的泪水从眼中滑落,滴在的梁佩琪那只干枯的手臂上。

……

不知过了多久,韩晓静忽然听到房门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个家丁的声音传来。

“老爷,周大夫来了。”

“快请,快请周大夫来这里。”

梁世晓的声音过去没多久,门口处再次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梁志学的声音也在门口处传来。

“周大夫,先不用客气,快替琪瞧病!”

“嗯!”

随着一个苍老的声音应了一声,下一刻,韩晓静便感觉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她忙站起身来,躲到了一边儿。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大夫,便匆匆忙忙地走过屏风,直奔病床而来。

周大夫只看了看病床上梁佩琪的气色,眉头便不由的深深的皱了起来。

周大夫只是愣了一下,便立刻坐到了床前的椅子上,伸手搭在梁佩琪的手臂上,双眼微眯,开始把脉。

周大夫的双眼刚开始只是微眯,到了最后,索性闭上了双眼,仔细体会梁佩琪的脉搏。

梁世晓和梁志学在一边紧紧地盯着周大夫,就连大气都不敢喘,就怕会影响周大夫瞧病。

过了好一会,周大夫才缓缓睁开双眼,转头看着梁世晓,还没话,便先叹了一口气。

“唉!令千金的病,老朽恐怕无能为力,还是另请高明吧!”

完话后,周大夫便站起身来,对着梁世晓抱了抱拳,歉意地道。

“实在对不起了,老朽告辞。”

眼见周大夫要走,梁志学忙上前一把拉住,“周大夫,有话好,诊金的问题绝不是问题,只要你能想想办法,良家一定会重重酬谢的。”

周大夫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如果想要救治令千金,也许太医院的人有办法,老朽真的无能为力了!”

完这番话,周大夫也不顾梁志学的挽留,便匆匆离去。

看着周大夫离去的背影,梁世晓叹了一口气,“志学,你现在立刻派人去迎接太医院的吴大夫,争取早一点赶到。”

事关紧急,梁志学不敢怠慢,忙出门去吩咐下人。

梁世晓吩咐完梁志学,又转过头看着韩晓静,有些黯然的道,“晓静,好好陪陪你表妹吧,我怕她……。”

到这里,梁世晓已经热泪盈眶,怕被韩晓静看到,便转过身摆了摆手,哑声道。

“去吧!”

见到梁世晓如此难过,韩晓静忙道。

“姨老爷,我倒是知道有一个人,应该可以替琪医病。”

梁世晓闻言,心中顿时一动,忙问道,“谁?”

韩晓静忙答道,“这人叫叶轻松!”

到这里,韩晓静的语气顿了顿,才继续道,“这人好像来过这里,替琪看过病!”

“噢!”

梁世晓闻言一愣,皱眉思索了片刻,这才转过头看着韩晓静,疑惑的问道。

“我怎么不记得有一位姓叶的大夫?”

韩晓静闻言,忙摆了摆手,“他是和别人进来的,并不是你请来的大夫!

姨老爷,还记不记得,有一个被你赶出去的年轻人?”

听到韩晓静的这句话,梁世晓一下便明白了的是谁了。

“晓静,你那个年轻人会瞧病吗?”

韩晓静点零头,“不但会瞧病,而且医术还很高明!”

到这里,韩晓静拉过身后的荷,这才继续道。

“姨老爷,荷的娘身患重病,很多大夫都不行了,可是,却被叶轻松治好了。”

“真的?”

梁世晓转过头看着荷,半信半疑的问道,“荷,你母亲患的是什么病?”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