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水和土不服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目录

第32章 吴太医诊断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二,韩晓静领着荷早早便来到了梁府,看望她的表妹梁佩琪。

韩晓静这次来,一方面是看望梁佩琪,另一方面,昨她听,太医院的吴太医要来了,所以便想来看看,真正的神医怎么治病的。

叶轻松在他面前自称神医,韩晓静其实是不怎么相信。

一个二十左右岁的年轻人,如果能成为一位神医,那神医岂不是多的去了。

吴太医人称生死难断,这个是大家公认的称号,并不像叶轻松那样,自称神医。

在韩晓静看来,叶轻松的医术,和吴太医相比,绝对是壤之别,没有什么可比性!

叶轻松之所以能治好荷妈妈的病,以梁静猜测,最主要的原因是,荷的家境并不好,请不起真正的好大夫,所以才让叶轻松捡了个便宜。

……

韩晓静来到梁府的时候,梁世晓父子二人,正在客厅焦急的等待。

只不过,韩晓静只在梁家父子二饶眼中只看到了焦急,并没有看到担心,心中顿时了然。

看来,梁世晓是见过吴太医的本领,所以才会相信吴太医一定能治好表妹的病。

韩晓静在会客厅里和梁家父子客套了几句,便直接来到了梁佩琪的房间。

穿过屏风,看着紧闭双眼,毫无生机的表妹,韩晓静心中有些难过,也更加期盼吴太医早点过来,解除表妹所受的痛苦。

……

虽然,韩晓静心中焦急万分,但一直等到了快中午,才听到房间外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吴太医,快些里面请,女就在里面!”

“嗯!”

话的声音过去没多久,梁志学便率先走进了房间,随即,侧身立到了一边,对着身后的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紧接着,从门外缓缓走进来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者。

老者一身灰色的长衫,头戴一顶方巾,脸上的肤色红润,双眼炯炯有神,下巴有点尖,嘴角上扬,再加上颌下的三缕长须,让整张脸显得有些傲然而又脱尘的气势。

“吴太医,女就在屏风后面,请您快去看看吧!”

吴太医微微点零头,缓步朝着屏风走去。

吴太医进门后,紧接着,又进来两个身背药箱的年轻人,想来是吴太医的徒弟。

吴太医来到屏风前,看了一眼里面的状况,便停下脚步,回过头对着身后的两名徒弟微微摇了摇头,这才走进了屏风里面。

两个年轻人见到吴太医的眼色,忙停住脚步,站在了屏风外面,等待吴太医的召唤。

一直坐在床边的韩晓静,看到了吴太医的气度后,顿时信心大增,忙站起身来,徒了一边,给吴太医让出了位置。

吴太医只是瞟了韩晓静一眼,并没有,直接坐在了韩晓静坐过的椅子,开始观察梁佩琪的状况。

……

韩晓静只看到吴太医坐在椅子上之后,便双眼微眯,仔细打量梁佩琪的脸色。

就这样,吴太医观察了许久,脸上的表情也渐渐的有些凝重起来。

见到这一幕,却让韩晓静有些佩服起来。

昨张大夫来的时候,韩晓静也在这个床边,目睹了张大夫诊断时的表情。

张大夫只看了一会儿,眉头就拧得像麻花一样,脸上也变了颜色。

可是,吴太医果然不凡,虽然知道表妹的病情严重,但却并没有表现出那种无药可医的神情。

就在韩晓静心中暗暗佩服的时候,吴太医已经闪电般伸出一只手搭在了梁佩琪的一只手腕上。

见到吴太医这个手法,韩晓静更是佩服万分。

吴太医出手随快,但却分毫不差,直接搭在梁佩琪的手腕上,并没有移动半分,想来,已经摸准了梁佩琪手腕上的脉络。

叶轻松当时给荷母亲把脉的时候,韩晓静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叶轻松的手搭在荷母亲的手腕上的时候,为了找准脉络,叶轻松就像瞎子探路一样,在荷母亲的手腕上探索了半,才好不容易摸准了脉络。

叶轻松和吴太医相比之下,简直是壤之别,只不过,吴太医是,叶轻松是地而已。

吴太医的这次把脉,足足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这才缓缓地拿开了手,又坐在那里看着梁佩琪呆坐了一会儿,突然朝着屏风外喊道。

“清药,把我的一号银针拿来!”

随着吴太医的话音落下,一直在屏风外呼着的那两个年轻人之中,一个年轻人立刻为着药箱快步走进的屏风,来到吴太医身边。

清药蹲下身打开药箱,从药箱里拿出来一只银针和一个瓶子,递给了吴太医。

吴太医接过银针和瓶子,分别双手拿住,目光在梁佩琪的身上扫视了一遍,最后,停在了梁佩琪的手臂上。

一旁的韩晓静,见到吴太医的银针后,不由的唬了一跳。

吴太医手上的银针,足有20公分长,也比普通的银针粗很多。

就在韩晓静看到那只银针心惊的时候,只感觉眼前白光一闪,吴太医手里的银针,已经闪电般刺中了梁佩琪的手臂。

“啊!”

韩晓静见状,心中一寒,忍不住惊叫一声,等反应过来之后,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怕影响吴太医治病救人。

韩晓静定了定神,仔细看去,却发现,吴太医的这一针,和普通的针灸有些不同,心中不禁有些疑惑。

以韩晓静的认知,针灸应该是直上直下才对,可是吴太医的这一针,却是几乎贴着梁佩琪的手臂刺入。

吴太医一针刺入梁佩琪的手臂,只停留了片刻,便立刻拔出,几乎这是在银针拔出同时,他另一只手的瓶子里便立刻倒出了一些白色的粉末,覆盖在了银针拔出来的地方。

韩晓静站得比较近,看得很清楚,覆盖在梁佩琪手臂上的白色粉末,这一瞬间,便有一丝的鲜血融在其中,将一点白色的粉末染成红色。

吴太医看了一眼白色的粉末,便拿着银针缓缓站起身来,朝着屏风外走去。

清药拿着药箱,也急忙跟着吴太医走了出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