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水和土不服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目录

第33章 佛寺和毒药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等在外面的梁世晓,见吴太医出来了,忙起身相迎,疾声问道。

“吴太医,小琪的病怎么样?”

吴太医没有回答,只是对着清药摆了摆手。

清药立刻会意,忙从药箱里拿出一块光滑的玉板,放在了桌子上。

吴太医将手里的银针,对着桌上的玉板轻轻顿了一下。

一滴黑色的血液,便从中空的银针里流了出来。

看着这一滴,已经黑的如同墨汁一般的血液,梁世晓顿时吃了一惊,颤声问道。

“吴太医,难道,这是小琪的血吗?”

吴太医点了点头,这才开口说道,“梁小姐并没有什么病,她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中了一种毒。”

“中毒?”

听了吴太医的话后,梁世晓顿时惊呼出声,“吴太医,你没看错吧,小琪怎么会中毒?”

吴太医摇了摇头,正色的说道,“肯定是中了毒,要不然,她的病情也不会立刻这么严重!”

梁世晓定了定神,才颤声问道,“吴太医,小琪中的是什么毒?”

吴太医再次摇了摇头,“不知道。”

说到这里,吴太医的语气顿了顿,才继续说道,“这种毒霸道无比,不论任何人中了这种毒,只要没有解药,几乎是无药可医!”

“什么,无药可医?”

梁世晓再次惊呼出声,“吴太医,既然你已经诊断出小琪是中了毒,怎么会治不了呢?”

听到梁世晓的问话后,吴太医叹了一口气,“以老夫猜测,这种毒绝对不是用一种毒药制成的,而是用很多种毒药合成,如果判断不出是哪几种毒药,那就没办法对症医治。

最关键的是,就算你能判断出是哪几种毒药合成的,但每一剂毒药的剂量,你也无法判断出来,如果你解毒的时候,解毒的药物多上一分,就会对梁小姐有很大的伤害,没准儿,会因此而香消玉损,这都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听吴太医说的这么严重,梁世晓站在那里愣了许久,才突然开口说道,“那这么说来,小琪的病,岂不是无药可医了?”

吴太医叹了一口气,“除非我们能找到下毒的人,否则,恐怕真的无药可医了!”

原本,对吴太医抱有极大信心的梁世晓,听到吴太医的这番话,突然感觉脑海中一阵眩晕,整个人便再也站不稳了,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

一旁的梁志学见状,急忙上前一把搀扶住了梁世晓,这才没让梁世晓摔倒在地上。

梁志学一边搀扶着父亲,一边转头对着吴太医哀求道,“吴太医,你老人家见多识广,总能想个办法救救小琪吧?”

吴太医闻言,转头看了一眼屏风,这才摇了摇头,“如果就这样不医治,应该还能挺上一段时间。

可如果现在动手救治,一旦药物的成分和剂量不对,恐怕,一时三刻都挺不了,唉!”

说完这番话,吴太医见梁世晓站在那里,眼睛半睁半闭,不停的有泪水流出,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心中不由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对着身后的清药低声说。

“拿针来!”

清药跟随吴太医多年,自然明白吴太医想做什么,急忙打开药箱取出一枚银针递了过去。

吴太医接过银针,也不说话,上前两步来到梁世晓的身边,突然一伸手,将手里的银针刺在了梁世晓的脑袋上,随即,用拇指和食指捏住转了转,便立刻拔出。

随着吴太医手里的银针拔出,一滴如同小米粒儿大小的黑色血液,在银针扎过的地方冒了出来。

下一刻,梁世晓突然长出了一口气,大叫一声,“可怜的小琪呀,爷爷对不起你!”

随着梁世晓的大叫声过后,他眼中的那股茫然也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种痛苦之色。

梁世晓喊完之后,那股压在心头的巨石像是被掀开一般,感觉轻松了不少,这才转过头看着吴太医,叹了一口气。

“吴太医,难道真没有办法了吗?”

吴太医黯然地摇了摇头,“没有,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下毒的人!”

“下毒的人?”

梁世晓重复了一遍这句话后,突然抬起头看着吴太医,沉声问道。

“吴太医,如果小琪是中了这种毒,这种毒会在多长时间之内发作呢?”

吴太医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这种毒,我也没有见过,自然不知道,会在多长时间之内发作。”

说到这里,吴太医的语气顿了顿,他沉吟了片刻,才继续说道,“不过以我猜测,像这种以很多种毒药配制而成的毒,发作的时间不会太久,因为,这些种毒药的发作时间不一样,拖的时间越长,越不容易掌握。”

说到这里,吴太医在心里再次衡量了一番,这才缓缓说道。

“如果没有意外,这种毒,发作的最长时间绝对不超过三天,最短,也短不过半天。”

听到吴太医的话后,梁世晓咬了咬牙,转头看着梁志学,沉声问道。

“志学,小琪在这发病的三天里,都去过哪里?”

梁志学连想都没想,便立刻答道,“那三天里,小琪只和她母亲去过一趟城外的慈安寺里烧过香,其余的时间,都在家里没出去过。”

“慈安寺,慈安寺……。”

听到这个名字,梁世晓咬牙重复了几遍,突然开口说道,“小琪和她母亲在慈安寺的时候,可遇到了什么人?”

梁志学愣了一下,随即,突然,转头对着旁边的一个家丁厉声喝道,“立刻去把夫人请来!”

家丁闻言,不敢怠慢,只是应了一声,便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

梁夫人的住处和这里并不一样,没过多久,一个中年妇人便随着这个家丁走了进来。

梁志学也不磕头,直接开口问道,“慧君,那一天你和小琪去慈安寺,可遇到了什么人?”

杨慧君听到夫君的话后,立刻答道,“那天在慈安寺里,中午,在吃斋饭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吉安王府的人。”

“吉安王府?”

听到这句话,梁世晓脸上顿时泛起一丝怒意,“我说过多少次,我不让你们和吉安王府的人来往,你为什么还要和吉安王府的人接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