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水和土不服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目录

第34章 下毒和求亲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见到梁世晓有些不悦,杨氏忙低头答道,“老爷,不是我们想和吉安王府的人话,而是他们主动来人和我们话的,我们又没办法拒绝,为了不得罪他们,只能勉强和他了几句话。”

听到杨氏的回答,梁世晓心中的恼火这才消减几分,再次开口问道,“吉安王府和你们接触的是什么人?”

杨氏答道,“是一个年轻人,据他自己,是吉安王府的世子。”

梁世晓沉吟了片刻,才再次问道,“吉安王府的世子除了和你们话之外,还做过别的举动吗?”

杨氏摇了摇头,“没有了!”

梁世晓问道,“除了吉安王府的人之外,还有别的可疑的人吗?”

杨氏仔细想了想,这才摇了摇头,“除了慈安寺的大师替我们解惑之外,别的就没有了!”

听完杨氏的讲解,梁世晓点零头,随即,叹了一口气,对着杨氏摆了摆手。

“你先回去休息吧!”

杨氏告了一声罪,这才转身离开。

杨氏离开后,屋内陷入了一片寂静。

屏风外虽然没了声音,但屏风内的韩晓静,心中却起了万丈波澜。

他虽然不认识吉安王府的世子,但他也知道吉安王府的封地在河平郡一带。

吉安王府虽然不管当地的治安,但在河平郡确有相当大的权势。

因为,吉安王府的王爷,就是当今大武国皇帝的弟弟。

虽然杨氏过,在慈安寺的时候,她们只遇到过吉安王府的人,但韩晓静宁愿她们没有遇到过吉安王府的人。

梁世晓虽然在朝中曾经当过侍郎,但就算他在全盛时期,也绝对惹不起吉安王府的人。

现在,种种迹象已经表明,吉安王府就是下毒的人,但那又能如何?

就在韩晓静心乱如麻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老爷,老爷,吉安王府派人来了,现在正在会客厅里等候。”

“什么?”

屏风外立刻传来了梁志学的惊呼声。

“爹,吉安王府的人来了,我们该怎么办?”

短暂的寂静过后,梁世晓的声音传了进来。

“那正好,正好趁这个机会问问他们,这事到底和他们有没有关系?”

“吴太医,您请稍坐,我去去就来!”

紧接着,屏风外便传来了脚步声,慢慢的消失在了门口处。

脚步声刚消失,屏风外的吴太医,便长长的叹息的一声。

叹息声中,满是无奈和不甘……。

“师傅,既然你老人家已经看出了中毒,凭您老人家的经验,应该能试出是中的什么毒吧?”

吴太医,道,“没用的,就算知道中的什么毒又有什么用,现在最关键的是,每种毒药的剂量。

唉!

梁姐现在的病情太重了,如果解毒的剂量稍大一点,都能造成无可挽回的结果。”

“师傅,难道梁姐的病情真的无药可医吗?”

“除了研制这种毒药的人之外,老夫可以保证,绝对没有人可以解这种毒!”

……

吴太医的弟子,还在向他请教问题,但接下来问的什么问题,韩晓静已经听不见了。

因为,吴太医刚才的那句话在他脑海里不住的回响。

“绝对无药可医,绝对无药可医……。”

韩晓静转头看着病床上的梁佩琪,一股悲痛,猛地涌上心头,只一瞬间,眼泪便夺眶而出。

“表妹,表妹……。”

一旁的荷,见到韩晓静哭的伤心,心中也是万分难过,看着病床上的梁佩琪,又想到了自己的母亲,突然目光一亮,忙上前轻轻抓住韩晓静的肩膀,低声道。

“姐,吴太医既然治不好,难道你忘了,还有叶公子啊,他可是神医……。”

听到荷的话,韩晓静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哽咽着道。

“吴太医都治不好琪的病,叶公子又怎么行?”

荷闻言,心中也是一沉,却忽然心中一动,“姐,你不用难过,如果表姐的毒是吉安王府下的,那梁老爷肯定会想办法替表姐讨来解药……。”

听到这里,韩晓静立刻停止了哭泣,眼睛也亮了起来。

如果梁佩琪的毒真的是吉安王府下的,而现在吉安王府又派人来了?

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难道,是来送解药的吗?

一定是的,要不然,他们为什么来的这么巧!

想到这里,韩晓静心里顿时轻松不少,她擦了擦眼泪,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立刻转身推着荷一把,有些恼火的道。

“你这个妮子,既然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早点,害的人家哭得这么难受!”

被韩晓静推了一把,荷并没生气,笑嘻嘻的道,“我这不也是才想起来吗?”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韩晓静看着病床上枯瘦如柴的梁佩琪,心中不住的祷告,祷告吉安王府的人,这次真的是来送解药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在子传来的脚步声。

听到这阵脚步声,韩晓静顿时精神一振,立刻仔细倾听外面的动静。

门外的脚步声很快便走进了屋里,虽然进来的人还没有话,但韩晓静已经感觉有些不对了。

喘息声,粗重的喘息声。

啪!

紧接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吓了韩晓静一跳,仔细分辨,才想起,应该是茶杯被摔在地上的声音。

韩晓静刚刚有些平静的心,立刻再次悬了起来。

吴太医有些焦急的声音传了进来,“梁大人,吉安王府的人怎么?”

“哼!”

听到梁世晓就发出冷哼声,韩晓静立刻感觉有些不妙。

“吴太医,吉安王府的人虽然没有承认,但这件事情,老夫可以肯定,十有八九是吉安王府的人做的。”

吴太医有些疑惑的声音传了进来,“梁大人,他们既然没有承认,你为什么可以肯定是他们做的。”

“吴太医,你知道吉安王府这次派人前来,所谓合适吗?”

“梁大人请讲!”

“哼!哈哈……,吉安王府的人是来求亲的,他们想向琪求亲,哼!”

“梁大人,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证明这件事,是吉安王府的人做的呀!”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