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水和土不服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 > 从赘婿开始的巅峰人生目录

第222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张鸿泰苦笑着说道,“鲁王殿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们才没有收买马车行的人。”

听到张鸿泰的这番话后,高严皱了皱眉头,“张参军,可如果不收买马车行的人,我们的人就算躲到了马车里,他也没办法安全的离开马车呀?

一旦我们的人在离开马车的时候被发现了,那可就全都糟了。”

张鸿泰叹了一口气,“所以,我们的人想要离开马车,只能想别的办法,收买马车行的人,能不做,还是尽量不要去做。”

“别的办法?”

高严沉吟了片刻,这才苦笑着摇了摇头,“张参军,这怎么可能呢,按照原来的计划,我们的人就躲在马车里,等到了皇宫以后他就要想办法跳下马车,个问题是,只有他一个人,就算想在现场制造点混乱,恐怕也没办法呀?

没有混乱,我们的人就没有一点离开马车的机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想要安全的离开马车,又不会被人发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听到高严的话后,张鸿泰叹了一口气,“难道说,我们真的只能收买马车行的人,才能让我们的人安全的离开马车吗?”

高严点了点头,“我想除了这个办法之外,好像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说完这句话,高严转过头看着高治,试探着问道,“老六,难道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听到高严的问话,高治苦笑的摇了摇头,“没有,无论怎么想,我们去皇宫的只有一个人,他既然躲在马车里,就没办法在马车之外制造混乱,而没有混乱,他也就没办法离开马车了。

像这种事情,如果有两个人可以轻松的办到,可是只有一个人,就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听到高治的话后,张鸿泰皱了皱眉头,“鲁王殿下,难道连你也没办法吗?”

高治点了点头,“确实没什么好办法,因为这件事情,原本就应该是两个人的事情,如果让一个人办,确实很让人为难。”

张鸿泰叹了一口气,“难道说,我们只能去收买那些马车行里的人,才能做成这件事情吗?”

高严苦笑的点了点头,“张参军,好像确实如此,如果没有人配合,只靠我们派去的一个人,恐怕真的没办法做成这件事情!”

张鸿泰皱了皱眉头,“可是,如果有马车行里的人帮忙,确实可以轻易的做到这件事情,可是,万一在马车行这边出了意外,那可就糟了?”

高严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我们只能让他们先配合我们的人,帮助他们离开再说。

至于以后的事情,我想,张参军你应该有办法解决吧?”

听到高严的这一番话后,张鸿泰不由皱了皱眉头,他自然明白,高严所说的意思,该怎么处理马车行的人。

张鸿泰点了点头,“齐王殿下,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绝对不会让人发现。”

听到张鸿泰的这番话后,高严笑着点了点头,“张参军,我相信,你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做得很好。”

高严转过头看着高治,笑着说道,“老六,等到张参军解决了马车行的人以后,这些事情自然就没有人知道了,你说对不对?”

听到高高治严的话后,高治却摇了摇头,“张参军虽然可以处理到马车行的人,可是,这其中却有一个问题!”

高治转过头看着张鸿泰,皱着眉头问道,“张参军,你想什么时候处理马车行的人呢?”

听到高治的问话,张鸿泰低头想了想,“当然是等他们把这件事情做完以后,也就是他们把我们的人接出来以后,我们就立刻动手除掉他们,省得他们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

听到张鸿泰的这番话后,高严立刻拍了拍手,笑着说道,“张参军果然聪明,只要事情结束以后,立刻动手除掉马车行的人,我相信,绝对不会有人再知道这件事情了。”

听到二人的话后,高治的眉头却皱得更紧了,“等到将我们的人,从皇宫里接出来以后,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总体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一天。”

说到这儿,高治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张鸿泰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张参军,你想什么时候收买马车行的人呢?”

听到这句问话,张鸿泰低头想了想,这在抬起头看着高治,试探着说道,“鲁王殿下,你的意思呢,什么时候收买他们,最好呢?”

高治低头想了想,抬起头看着张鸿泰,苦笑的说道,“张参军,什么时候收买他们,这其实真是个大问题!

如果时间早了,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把这些事情说出去,那可就糟了。

可如果晚了,又在什么时候,难道说,要在行动的那一天才开始收买吗?

这样做虽然稳妥一些,可是,万一事情没有办成,却又影响了我们的大事儿。”

听到高治的话后,张鸿泰忽然开口说道,“鲁王殿下,我看不如这样,如果时间太早了,给他们的时间太多,万一他们说出去,或者,他们留下什么线索之类的,对我们都很不利。”

说到这儿,张鸿泰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高治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如果我们动手的时间,选在早晨,也就是他们还没有动身去皇宫的时候,我们选择动手,我想,在时间上应该刚刚好,不会出什么问题。”

听到张鸿泰的这番话后,高严笑着点了点头,“张参军,这样做还有另外一个好处,你们想想看,有了他的帮助,我们想要损坏他们的马车,岂不是会更加简单,你们说对不对?”

张鸿泰笑着点了点头,“有他做内应,我们想要在马车上动手脚,确实简单很多。”

高严点了点头,“既然这样,看这事就这样定下来吧,算行动的那一天,早晨将马车行的人控制住,然后让他来帮助我们像皇宫里运送人,等到事成之后,我们只要把他除掉了,这件事情,自然就不会再有人知道了。

就算大哥想查下去,可是到这里线索就全都断了,那他还怎么查?”

听到高严的话后,张鸿泰点了点头,“我们早上把马车行的人控制住,然后等到他们把我们的人带出来,我们立刻就把他除掉,我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绝对没什么机会把消息传达出去,所以我们这么做,应该算得上是比较安全的,你们说对不对?”

听到张鸿泰的这番话后,高严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张参军,这个计划,我感觉是没问题。

到时候,马车行里的人,只要引起一点小小的麻烦,哪怕他大声喊叫也好,或者突然装着肚子疼,总之,只要大家把注意力集中过去,我们藏到马车里的人,就可以立刻趁着这段时间,偷偷的溜出马车,这事应该就成了,你们说对不对?”

听到高严的话后,张鸿泰笑着点了点头,“没错,这件事情最关键的地方,就是等这个人出了皇宫以后,立刻动手将他除掉,让他们有机会这个秘密说出去。”

听到张鸿泰的这番话后,高治忽然皱了皱眉头,“张参军,可这有些不对呀,你想想看,我们送人去皇宫的时候,比如说是今天,等我们的人到达皇宫以后,当天晚上就会想办法到皇后娘娘住处,然后再寻找机会动手。

这也就是说,我们的人今天去皇宫,明天才会出来。

张参军,你刚才说的是,等到把我们的人接出皇宫以后,立刻将这个人除掉。

可是,你别忘了,在第一天,我们的人会留在皇宫里过夜,一直等到第二天,他才会做的运送蔬菜的马车出去。

这也就是说,第一天马车出了皇宫以后,还会留在外面一天,而这一天之中,我们又没办法对他动手,因为,我们派到皇宫里的人还没有被接出来。

可如果我们不除掉这个人,这个人在外面呆一天,你们认为,在这一天之中,他会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去,或者,留下什么线索之类的东西?”

听到高治的话后,张鸿泰脸色顿时一变,“糟了,怎么忘了他还在外面要呆一天?”

说到这里,张鸿泰的语气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如果他还要在外面呆一天,那可真谁也不敢保证,他不会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去?”

高治叹了一口气,“其实,以我看来,他把这个秘密说出去的可能会更大?”

说到这儿,高治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张鸿泰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张参军,你想想看,就像我们刚才说的那样,我们这是要向皇宫里送人,这种事情,无论是什么人,只要心里一想,也应该知道这是多大的事吧!

为了安全起见,所以我认为,我们去收买的这个人,他一定会知道,等到事成以后,我们会动手除掉他。

既然他知道这一点,他怎么不留一点线索之类的东西,来求我们放过他呢?”

说到这里,高治转过头看着张鸿泰,皱着眉头说道,“张参军,如果这个人真留下了什么线索,只要我们敢对他动手,一定会有人把消息传出去。

到那时候,张参军那你说,我们该不该对他动手呢?

如果不对的动手,早晚会对我们是一种威胁,可如果直接对着动手,由于他留下了线索,所以这件事情一定会被别人知道,到那时候,岂不是会更糟糕?”

听到高治的话后,高严眉头也皱了起来,“老六,你说的有道理,张参军,你可要想清楚才行了,千万要把这些事情安排妥当,绝不能让这件事情传出去,知道吗?”

听到二人的话后,张鸿泰苦笑的摇了摇头,“二位殿下,这件事情说起来虽然容易,可是做起来并不容易。

你们别忘了,我们送人去皇宫,和接人出皇宫,是在两天,并不是在一天之中。

所以无论我们怎么做,恐怕他都有离开我们监视的时候,一旦他趁这个机会留下什么线索,那岂不是更糟!”

听到张鸿泰的这番话后,高治叹了一口气,“更糟糕的是,只要他离开过我们的视线,我们对他就没有把握了。

等到我们要除掉他的时候,他只要告诉我们,他已经给别人留下了线索,我们就绝对不敢动他了,无论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们都不敢动他,因为一旦是真的,就会让我们陷入被动之中,所以我们绝对不敢对他动手。

可留这样一个人在威胁我们,早晚是个大事!”

张鸿泰咬了咬牙,“鲁王殿下,还不如这样,等这个人从皇宫里出来以后,第一天我们虽然不能对他动手,可是,我们可以派人监视他,这样做,应该可以保证他不会留下什么线索了吧?”

听到张鸿泰的这番话后,高治苦笑的摇了摇头,“张参军,如果想要留下线索,其实有很多办法,可是只要有一个办法我们没注意到,他就很有可能会留下线索。”

听到高治的话后,高严急忙摆了摆手,“张参军,老六说的对,我们绝对不能冒险,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做的稳妥才行。”

张鸿泰叹了一口气,“想要做的稳妥,除非我们不收买马车行里的人,这样能更稳妥一些。

齐王殿下,这件事情想要稳妥,当然只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可是,如果我们不收买马车行的人帮助我们,那么,我们派到皇宫里的人,又该怎么做,才能安全的从马车里出来呢?”

听到张鸿泰的这番话后,高严叹了一口气,苦笑着说道,“收买马车行的人,容易被人发现这件事情,可如果不收买马车行的人,我们的这件事情却又做不成,这可真是头疼的事情。”

听到高严的话后,张鸿泰笑着摆了摆手,“齐王殿下,你也不用气馁,事情我们已经想清楚了大半,难道剩下的一小半,我们还解决不了吗?

我想,大家仔细琢磨一下,应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